tag 标签: 30

相关博文
  • 热度 5
    2013-8-15 10:16
    652 次阅读|
    0 个评论
      根据市调机构In-Stat年初所公布的报告指出,USB 3.0的外围应用出货量在2011年大约为7000万部,到了2014年将蓬勃发展并飙破10亿部。同时他们也预估在2015年时,笔记本电脑将成为USB 3.0接口的最大载具,届时将约有50亿个外围应用可搭载不同形式的USB接口,包含电脑、手机、主机外壳、消费性电子以及影音多媒体等产品。换言之,随着消费性电子产品的功能特性不断升级,市场规模也随之起舞与扩张,越来越多应用都需要高带宽的传输速度来满足消费者的使用情境与体验,而USB 3.0即是目前所提出的最佳解决方案之一。除了数据传输速度比USB 2.0快上10倍外,更向下兼容目前已广泛被使用的传统USB产品,进阶后的电源管理系统不但能提高80%的供电率以提升充电效能外,更能以低功耗的状态执行作业以延长电池的使用时间。In-Stat更指出,Intel推出的Ivy Bridge处理器将首次内建并原生支持USB 3.0功能,再搭配Microsoft新一代操作系统Windows 8的推出,将成为普及USB 3.0的一大动力,也意味着USB 3.0未来全面渗透市场的无限可能。     不可否认地,USB技术已然成为链接个人电脑/手机与外部设备的规范标准。为了满足不断成长的数据带宽传输速度与需求,USB-IF在2008年正式公布了USB 3.0的技术规格,同时也带来新的设计/测试的挑战;在经过4年时间的市场探索与技术磨合,越来越多支持USB3.0产品上市,大家都期许能有更高速、更节能的USB产品。而为了达成这项技术规格的质量稳定与效能保障,从促进规范的标准化入手,建立一套完整的测试解决方案绝对是各家厂商在验证或推出USB 3.0应用产品的必经之路。因此,百佳泰特别针对在实际验证USB 3.0兼容性测试时,比较常遇到的问题跟分析做一些分享,希望可以提供厂商在开发产品时一个参考准则。   USB 3.0的兼容性测试主要分为两个类别,装置端(device)与主机端(host)。在装置端的部分,必须通过「互操作性测试」(xHCI Interoperability test)的检验,其主要是针对所有USB 3.0的产品架构所作的装置互操作性测试,让各种USB 3.0产品能与其他装置有效地互通并协同运作,不会因为软、硬件版本的不同而失效。在主机端部分,除了作互操作性测试外,还得进行另一项名为「向后兼容测试」(xHCI Backwards compatibility test)的验证,其测试标的除了整个USB产品架构外,xHCI controller还必须与现不同的USB产品(known good device)作测试,以确保不同的USB产品在这个主机端上能够正常的运作。我们可以发现,USB 3.0的推出除了代表速度与效能的技术提升外,为了确保与前代技术与装置的兼容性,类似的互操作性与向后兼容测试势必非常重要,才能让原本的USB技术维持零落差的技术条件与使用情境。与USB 2.0测试不同的是,某些测试上的问题肇因是单单发生在USB 3.0测试当中,这也意味着即使USB 2.0已高普及化,但在实际验证USB 3.0时还是会遇到许多新的难题,值得厂商与我们去一一克服和疑难解答。   问题分享一:最低 SSC 延展幅度不符合规范( ±300 PPM )。   在Electrical Test的部分,由于USB 3.0的传输速率高于USB 2.0有十倍之多, EMI(Electromagnetic interference)的影响也相对严重;因此,在USB 3.0的规范中加入了SSC(Space Spectrum Clock)技术规范,其目的即是透过SSC来降低EMI所带来的效应,以确保USB 3.0的讯号质量不会受到影响。在USB 2.0时期,由于属较低的传输速率,受到EMI的干扰也较轻,因而未将SSC技术纳入规范;然而,随着USB 3.0的高速传输能力上升,间接地越容易受到EMI的干扰。因此,在USB 3.0的测试规范中,也特别去测试其SSC此技术来验证电子讯号的质量。   根据SSC技术规范的标准指出,其量测出的triangle讯号图,其上下展幅为: ±300 ppm(Min);-3700 ~ -5300 ppm(Max)。我们可以从图一的案例发现,其最低的展幅为333 ppm,并不在正常规范内。紧接着,我们着手进行疑难解答的动作,发现在这个情境中的问题肇因即为不正确的负载电容振荡电路的输出频率偏移,进而造成SSC展幅偏移。因此,透过改变负载电容来调整输出频率,从16pF调成20pF(表一),其最低的展频幅度为204 ppm(图二),已符合SSC技术规范要求。换言之,其问题肇因即是晶体振荡电路的电容负载值。     问题分享二: LFPS 低频周期信号的振幅不符合规范( 800 mV= X =1.200mV )。   在验证USB 3.0的过程中,另一项重要的测试LFPS(Low Frequency Periodic Signaling)信号,目的为验证LFPS在经过一定的传输信号长度后,其衰减值是否仍在规范之内,以确保USB 3.0的传输速度与质量。   首先,根据USB 3.0的规范指出,其LFPS差分讯号的正常范围应属800 mV至1200mV之间。在测试我们选用的USB3.0产品时发现,其差分讯号测得604.4mV,并不符合协会规范。因此,我们从讯号的衰减因素着手进行解决方案,发现原因是由讯号复元组件也就是Repeater(Redriver)所造成,现今许多装置为了方便消费者使用,外嵌许多USB接口,但不是每个接口都直接建置在主机版上,为了让更多的USB接口可以延伸到各个位置,需要透过额外加的Cable来延长,这时讯号的传递就可能受到Chip与接口传输距离过长造成讯号质量严重衰减。此时透过Repeater可让原始讯号在经过延长后的传输距离后作一个重整与还原的动作,使讯号维持一定的强度。但Repeater的参数(EX: Gain)若调整不正确,将会造成错误的行为及振幅,而在我们重新更换过Repeater之后,立即发现如图四的结果,其差分讯号下降至1080.4mV并符合协会规范。   这项问题肇因即可说明,如果USB 3.0主机芯片和连接器之间的距离太长,就会出现讯号幅度明显衰减的状况。若为了改善此情况而加入Repeater,其参数必须调整至一个最适当的值。Repeater所重整还原出来的讯号不一定符合系统或规范要求,有时候讯号经过Repeater的重整还原之后,虽然讯号强度得到了补偿;但因参数调整不正确,使其讯号振幅过大超出规范,所以Repeater的使用需要经过精密的设定与验证,才能得到最正线的传输讯号的稳定质量。     问题分享三:从 hybrid sleep 恢复后,系统会发生重置动作或 USB 装置无法续传。         不同于前两项属于electrical或硬件端的问题,我们观察到也有因为软件设定而导致测试失败。这次我们用USB协会定义使用的三项USB产品(known good device)来作主机软件端的兼容性测试时发现,其中一项产品在从睡眠模式(hybrid sleep)中恢复后,会产生系统reset或USB传输中断的状况。根据协会规范,当USB正在传输档案时,即使进入睡眠模式后再重新启动,应要做续传的动作,如果发生停止或reset的状况即为测试失败。   因此,我们从这个问题肇因可以发现USB传输效能与系统供电的关联性。其他两项USB产品皆是属于Self -Power的产品,因此在系统进入hybrid sleep后在重新复苏启动OS时,由于产品自我供电的特性,使产品不会因为所连接的Host中断V_BUS供电而在回到操作系统时做reset的动作,使原本的传输中断。反之,在这个测试出现失败的产品中,因为是属Bus-Power产品,其供电接来自于所连接的Host,因此从hybrid sleep苏醒时,其产品会因Host供应的V_BUS不足(或中断)导致来不及在回到操作系统前完成resume的动作,造成reset或中断传输的动作。基本上,我们推测其为产品BIOS的问题,因此在我们更换过产品的BIOS后,即可解决此供电状况的问题(如图五和图六)。特别的是,我们发现现今许多USB产品为了主打省电的功能,各家的BIOS都不尽相同;但为符合协会规范,其最低要求是系统从hybrid sleep的状态恢复时,至少要能来得及反应并启动OS,才不会造成其他装置动作出现中断或系统发生reset的情况。     问题分析四: USB 3.0 兼容性测试时最常遇到的问题之一,韧体不兼容造成蓝屏( BOSD , Blue Screen of Death )状况。   在了解整个问题肇因前,我们得先知道在作USB 3.0测试时,必须手动开启「Driver Verifier」此指令,目的为让这个指令去监视所有gold tree上装置的运作状态,这也是协会规范所指定的动作之一。再者,我们在作USB 3.0兼容性测试时,只要出现蓝屏(BSOD)便会判定为测试失败。根据上述,这个阶段的问题肇因即是发生在当待测物装置在某厂商芯片组的USB 3.0笔记本电脑上时,接着我们再作整个gold tree的兼容性测试时,会不定时的发生蓝屏状况。为了解决此问题,我们发现在开启Driver Verifier后会有一个预设旗标值(flags),其默认值为「0x7F」,这会让USB装置上的driver与系统controller driver产生冲突情形,因此造成蓝屏的现象。而根据与USB协会及AMD讨论出来的解决方式,即是把旗标职从「0x7F」改成「0x9ab」,蓝屏问题集获得改善。   一般来说,获得越多环境资源的driver理当能正常运作,因此建构这个最低需求环境的Driver Verifier指令,为的就是让gold tree上所有的device 及controller driver最严苛的环境之下,还能够正常的运作。相反地,如果driver在这个环境条件下测试会造成蓝屏,就代表这个装置不符合规范;能通过这个最低资源、环境条件的测试,才能确保各产品兼容的完整性。     问题分享五:选配的电缆质量也很重要,会间接影响 USB 影、音输出质量。   我们在作USB 3.0向后兼容测试(backwards test)时,必须全面检测gold tree上的所有装置的兼容性,例如耳机、鼠标、网络摄影机或打印机等等。在测试时,我们一样透过Driver Verifier的动作来让系统运作条件与链接环境保持在最低限度,并藉此观察gold tree上所有装置的运作情况。在此发现几项audio与video质量问题,例如耳机发生明显的音频噪音、网络摄影机发生明显的影像延迟或视频噪声。而这些装置在软、硬件测试方面皆没有发生问题,却在作全面兼容性时发生问题,因此我们把目光聚焦在cable上。也就是说,不论是测试和一般用途的USB 3.0 cable,质量的良劣是非常重要的,如果选配低质量的USB 3.0 cable,会导致错误率提高,造成数据传输性能下降、传输的时间不稳定等等状况。因此,cable的质量会影响影音传输,不同厂商的cable也会有不同的结果,如果cable的带宽被耗尽,就会有噪音出现进而影响质量。   综合上述,我们这次的目标虽然是在探讨USB 3.0验证的其中几个关键议题,但我们也可从中发现,USB 3.0与USB 2.0除了在传输速度有所不同外,在许多的技术深度上也比USB2.0更进阶。也就是说,相关USB厂商在开发USB 3.0装置时,不能仅秉持过往USB 2.0的技术思维,必须透过更深入的研究、技术资源与精力投入,才能找出关键的技术升级模式和相关问题解决方案,才能让市面上所有的USB产品达到兼容性的理想目标。市面上USB产品与应用越来越普及,百佳泰除了有一系列的USB测试方案外,也针对这些验证过程中发现的问题肇因作出规划性的报告,提供相关厂商问题侦错与肇因的协寻与技术支持。本文章就是谨以专业实验室角度,勾勒出几项我们发现的重点项目与大家分享,让大家一起为提升USB 3.0效能表现有个沟通合作的平台,提供USB厂商在研发设计产品时,一个质量保障的参考与技术咨询。如有任何关于USB 3.0认证、测试或技术支持等疑问,欢迎径洽百佳泰。
  • 热度 54
    2012-2-27 15:09
    5972 次阅读|
    46 个评论
    朋友写的,感触颇深,与君共勉:      很多人由于年轻时走了弯路,到了30岁一事无成,这样的例子大有人在。但同样也有一些人,整个职业生涯都发展得很优秀,到了30岁已经成为职场的精英阶层。由于做猎头的原因,我们接触很多30岁左右的经理人,发现他们在职业发展道路上往往有很多致命的问题。在30岁之前,他们的职业生涯表现很优秀,但从30岁到40岁这一段,很多人都在做职业的布朗运动,无规则的跳来跳去。我把这些归纳了一下,首先举几个案例。   第一个案例。 我在《千万别把自己当人才》一文中讲到,一个30岁的人应聘到一个大集团的一个管理中心当副总经理,年薪40万。他在上任前找我做职业辅导,请我分析一下,这个大集团是让他去革故鼎新还是力挽狂澜,或者去冲锋陷阵?我说这三个都不是,这么大一个集团,你去了以后第一是要学习。后来经过辅导,这个经理人转变了,详情一会再讲。   第二个案例。 这种情况比较普遍,我接触了至少不下20位30岁左右的人,他们都是很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当我问到未来理想的问题时,他们都会这样回答我,“40岁成为亿万富翁,50岁进政治局常委,60岁学冠全球。”我都是一句话,说按你这样的职业生涯规划你去做,这一辈子你很可能是颗粒无收的。 我见过一个小伙子非常典型。他1988年以全省第三考入北京某著名大学经济系,95年研究生毕业,毕业后进了一个半政府半企业的机构工作。用了5年时间做到业务处副处长,年薪达到20万。那时他刚过30岁,开始了职场布朗运动。布朗到现在有10年了,收入却还不到20万,还没有10年前挣得多。后来我就给他分析,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走法,30岁开始布朗运动,毫无规则的穿梭般跳槽。 其实在我们看来,和这个小伙子一样背景出身的人,走的都是这样一种路径,他很少有选择,就是这样一种职业生涯。 他就很奇怪,为什么像他这样很有才华的精英人士会走这样一条路径?我给他们总结了六大职业瓶颈。   第一个瓶颈就是心态不稳,忽左忽右,忽上忽下。       像刚才我举的第一个,冲锋陷阵、革故鼎新、力挽狂澜的那一位,其实沟通不到20分钟,他就立即变得非常谨慎、谦虚,开始拿小本记我说的入职后的六大准则。一会是非常傲慢和自信,一会却变得非常谦虚和谨慎,这种不稳定的心态其实与这个年龄段有关系。 到了单位以后,这种不稳的心态表现在,要么过了头盛气凌人,要么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结果是事情都做不好,盛气凌人做不好,小心翼翼也做不好。 第二个瓶颈,仅聪明做事,并以此自居。       他们做事上非常聪明、绝对够聪明,但是做人上不够精明,做领导他还缺乏智慧。所以在这个年龄段就自以为做事是一切了,并以此自居,讨厌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好多30岁的企业经理人都这么认为。 30岁左右的年龄段心态是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等他与人斗的时候,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于是痛苦无比。而且他们认为不应该跟人斗,与天斗地斗把事干好就行。   30岁左右的人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因为心智还仅仅停留在做事层面,这世界上做事只是高端职场最基本的要求,最基本的层面,还有更高的层面他没有锤炼。因为他年轻,即使有意的学,也学不会,这个年龄段他有意的学更高层面的事,他会学得滑头了,那更不行了。他必须经过这一段做事的锤炼,再到更高一段精明的做人,才能智慧的去做领导。但30岁的职业经理人还没有锤炼到这一步,他还停留在最低的做事层面上,但是他认为这世上做事就够了,别的都不对。 我见过一个200多万年薪的经理人,级别做到大总裁的位置,世界级知名公司里唯一一位非法国籍的委员。但是在委员位置上干了半年就下来了,后来我们俩见面一聊我就知道他肯定仅仅停留在做事的层面上。我给他讲,你就是一个最低层面做事的高端职员,你很精明,你是高端层面里最低层面做事的人,你就是工程师!为什么让你做委员这样一个职位你就难受?因为你不具备这种做人的能力。 后来他到大民营集团做一个总监层面职位,做到管理层就不知道怎么做了。我说主要原因是因为你层面太低,你就是工程师,你就是仅仅在做事的层面,你总看着管理层的人是在混饭吃,你看不懂的原因是组成你的要素不同。你的组成要素,就像块木材一样,你的耐高温可能五、六百度。但管理层的人就像块钢铁,他是更多更复杂的要素组成,他耐高温要两、三千度。你可能感觉拉老板、领导都是糊涂蛋,其实他能耐到两、三万度的高温。 他总觉得别人不行,并以此自居。如果他没有意识到做人的因素,他永远只是是高端职场里的最低层面。   第三个瓶颈,以历史英雄为偶像,并进行模仿。 刚才讲的30岁做到副处长的经理人,他崇拜陈独秀,因为陈独秀和他是老乡。我说你要闹革命的话,可以崇拜陈独秀,那是革命家,当之无愧学习的榜样。今天是创业时代,市场经济,你还崇拜他,所以你才会这样,一直做布朗运动,没饭吃,干两天换一个地方,在职场中没位置了。 原因是什么?首先是教育的原因。在整个成长过程中学校的教育、父母的教育,都是刘胡兰式的英雄典范教育。他的思想里根深蒂固的英雄不是建设的英雄,而是革命英雄,但今天的社会已经是建设时代,构建和谐社会。 其次是他们为什么模仿这些英雄?起因总是这些英雄和自己某些特殊身份相同。举个例子,出身条件特别差的,家上不起学的,他就以林肯为英雄,因为林肯当了总统。以拿破仑为英雄,可能是自己个子不高,他们总是找那些和自己特征或者缺陷相似的某些英雄人物模仿,学习。 同时,他们往往把英雄精神层面的东西带进职场,把特定条件下的英雄形象拿到市场条件下进行现实操作,英雄人物怎么做他就怎么做。所以大家会觉得这些人非常的迂腐,虽然他们只有30岁。   第四个瓶颈就是受制于成长的背景,拒绝改变。     我接触过一个很有名大学的书记,他是上完大学读研究生并一直勤奋努力工作,直到当上大学党委书记。他说自己的孩子特别叛逆,就是不学我父母的专业,觉得这种成功是父母的关顾下成功的,特别没有价值。他的孩子非要从第一层做起,自己独立奋斗,创出一条成功之路,重新打造自己的职业生涯道路。 我说原因就在于父母给孩子灌输了一种“人要自尊、要独立,独立自主”的思想,其实正确的方法是你要告诉他人既要独立自主,更要借外围资源。你没告诉他,现在他要自主,你要让他按父母的思路走,这就等于你自己否定自己的教育。 大多数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不能超越出自己的背景。如果能超越出去,要么往好的方向转化,要么往坏的方向转化。但是大多数人都沿着父母或者从小受的教育划定的路线一直走下去。比如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经理人他头十年在职场中大多都走得非常顺,但30岁左右就开始布朗,就开始无规则运动。为什么呢?就是父母教育他做事的一个道理,工程师的做事方式。结果他在头十年最基础的就是做事,他一旦做过“工程师阶段”,往高层面走,就没人指导他,就越出了他的文化背景。更重要的是时代变了,你的父母、老师教你的那一套已经不管用了,失去规则指导的经理人就开始布朗了。 还有重要的一个因素是被“三十而立”的老话僵化了、不改变了。   第五个瓶颈就是目标多元化,不能够专心。    从职业生涯规划的角度来说,30岁是狂妄的年龄段。小孩少儿期是幻想阶段,少年期是狂想阶段,成年人30岁左右就变成一个狂妄阶段,40岁中年期就变成沉静阶段,到晚年期就50多岁,这个时候叫等待阶段,等待退出历史舞台,安享晚年。到六、七十岁这人就活在老年期,他只对健康感兴趣。 人活在世界上,有社会评价体系,自我评价体系。 社会评价体系里面有三个目标: 荣誉、权力和财富,所有的东西无论如何追求都会归结到这三个方面、三个坐标。一个年轻人往往会同时追这三个目标,所以他40岁要成亿万富翁,50岁成为政治局常委,60岁学冠全球,这三个目标全有了。 其实人活在社会评价体系当中就这三个追求。而健康、快乐、幸福都是自我评价,不是社会评价。所以每个人都在社会评价驱动下,进行自己的社会行为和职场行为,而自我评价从内心来驱动。 这三个坐标轴,有不同的规则。有的人就是因为往三个方向同时奔,每天早上起来,在权力这个山上奋斗,中午又跑到荣誉山上去,晚上到财富山上跑一下,最后这人要累死在山谷里面。 后来有年轻人给我讲,你说的不对,他要用十年爬财富这座山,用十年爬权力这座山,再用十年爬荣誉这座山。我说这样做也可以,但最终你还是成不了大事。为什么呢?这三个山的游戏规则是完全不同的,换山是有成本的。大家可以看到,很多后来出事的副省长、副部长原来都是大学教授,因为他们习惯了学术这个规则,老想做学问,问个明白。 所以任何一个人这一辈子你三座山来回爬,一般的都容易出事,三个坐标轴不能相交,一相交就出事,目标多元了。 所以30岁的人如果能明白这一点,三座坐标轴是不能相交的,而且三座山是不可能同时爬的,那你这一生很可能有了不起的职业前景。如果到40岁你还没明白这一点,那你这一生当中一定是一事无成的。   第六个职业瓶颈就是难耐恐惧和诱惑。       现在的社会是变革的时代,诱惑太多,人在职场上耐不住外界的诱惑,偏离了原来的目标。 在追求自己目标时,很容易把外界的困难和危险信号放大,最后引发内心的恐惧而退怯。所以30左右的人,往往停留在构建伟大的战略层面,就是打不响一场具体的战斗。结论,就是要避免前面所讲的6个瓶颈。 人一生就是要心态平和而充满激情。人生无论创业还是打工抑或是做其他,其实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共分六种。 第一种:是没有梦想的生活方式,这种人是死气沉沉的。 第二种:是有梦想的生活方式。 第三种:是有梦想+激情的生活方式。 第四种:是有梦想+激情+持续的激情的生活方式。 第五种:是有梦想+激情+持续的激情+成功(阶段性的成功),每个人的成功都是阶段性的,这是正常的现象,人一生不可能都是成功。 第六种:是对中国来说,在刚刚变革的初期,规则还没建立起来的时候还有一种生活方式,就是冒险+大胆。       这六种生活方式是每一个人自己所选择的,为什么不同的人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主要原因是不同年龄段和大的环境以及个人文化差异造成的。人生的不同阶段选择的生活方式不同;对于战争年代选择革命家的人,在当今市场年代将选择的是创业家。这就是时代精英选择的生活方式,为什么是这样?大的文化和环境决定了你为什么活着,小的文化和环境是你选择怎么活着。整个世界都在改变,对精英来说赶上了很好的时代,赶上一个自己开创新事业的时代,开创新事业需要平和的心态加上梦想和激情,而且是持续的激情。
相关资源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