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的灵魂在古代2

2008-1-5 11:44 1770 3 3 分类: 汽车电子

Soul Return to the Ancient Times
  作者:半个灵魂 BanGeLingHun
  内容介绍:
  因为车祸回到古代的冷落,变成了婴儿,被响震于江湖的红庄庄主骆炜森收留长大。随着冷落一天天长大,骆炜森对冷落的占有欲越来越强。当冷落过完十五岁生日后,她与骆绝尘开始了她回到古代十五年以来的第一次出远门,在混迹于江湖中时,她笑话百出,并且与骆绝尘捅破了多年来隔在他们中间的那层纸,但这时,骆炜森却因为他对冷落霸道的爱而下令将骆绝尘--他的亲弟弟扔下山崖,同时因为慕容山庄的公子对冷落存有爱慕之心而血洗山庄……冷落得知这一切后,顿时失去了求生意志,昏死过去……
  人物介绍:
  冷落(女):一次意外穿越到古代的女子,在古代的名字为“骆骆”,性格刁钻任性
  骆炜森(男):红庄庄主,冷落名义上的大哥,实际上喜欢冷落,一直在等着她长大
  骆绝尘(男):红庄的二少爷,有着世间绝无仅有的阴柔之美,冷落心仪的对象
  《我的灵魂在古代2》
  1 爱的代价
  红庄笼罩在一股十分紧张诡谲的气氛里,像紧绷过头的弓箭,稍一个喘气,可能就会引发祸端。
  夜已深了,庄内上上下下却没一个敢擅离岗位,一刻也没有放松。
  “庄主,慕容山庄在逃的一干人等已经全部拿下,除了慕容青青外,慕容家的人都在其中。属下已将他们关入地牢,等候庄主发落!”
  “这事以后再说,退下!”
  骆炜森端坐在床沿,大手将她冰冷的小手合在掌心里,眸光爱怜地凝视着静静沉睡着的冷落,她此刻就像一朵午后的睡莲,美丽中透着一些将至的衰败。
  “她怎么了?已经三天了为何还不醒?”骆炜森的声音仿佛是从深深的井中传来的,阴沉极了。
  站在一旁的矮个干瘦老头抖得连话都说得断断续续,“庄……庄主,小姐……的情况……她……是……”
  “她究竟怎么了?”
  骆炜森寒光一扫,老头吓得“啪”的一声跪在地上,“庄主饶命!庄主饶命!小姐的病,属下真的是无能为力!”
  “胡邈!你说什么!?我急招你回来,不是想听你说什么无能为力!你该知道说这话会有什么后果!”骆炜森的目光锐利地投射在胡邈的身上,这让胡邈感觉芒刺在背般难受,“当年我之所以出手救你,就是看在你出色的医药天赋,连‘炎炽’这天下至今无人能解的毒都是你研制出来的,她只是晕了而已,你竟说无能为力?我红庄可是从不养闲人!难道你还想回到当年你这个魔教叛徒如过街老鼠人人打的日子吗?”
  “胡邈一直都很感激庄主您的收留,胡邈的一家老小才能避开江湖上的风风雨雨过上平静的日子。不是胡邈不想医治小姐,而是小姐她……不是晕倒那么简单。”
  “说清楚!”
  “小姐她……她曾经服食过‘红娘子’。”
  “红娘子?”
  “是一个药方的名字,因为这药方非常特殊,所以一般的大夫都不会随意开药给人,通常只有妓院才会有,是女人用来……用来……用来……”
  见胡邈半天都绕着“用来”二字打转,骆炜森随即眉头一皱,厉声道:“说!”
  “用来绝育的!”
  骆炜森的脸色骤然变得极其僵硬可怕:“接着往下说!”
  “‘红娘子’是含有剧毒的一种药方,服食后虽然能达到绝育的效果,可是相对的却会给身体带来一定的伤害,较常人虚弱三分。小姐服食‘红娘子’已经有一定的时日了,药效早已入了骨,根本没法根除,只要每日饮食起居正常,不会有过激的情绪,身子骨就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小姐她现在的情况却异常不乐观,脸色惨白,脉搏虚弱,时有时无,乃气虚之相,应该是受到了重大的打击以致深度昏迷,再加上……房事……过激,小姐……又……毫无……求生……意志……”胡邈越说越小声,头也垂得越来越低,就差没伏在地上。


  第五篇--《我的灵魂在古代2》(2)


  “你不必再说了!”愤怒与自责的情绪在骆炜森的心里汹涌翻腾,激动得双眸充血,“她……她会怎样?”
  “小姐只怕熬不过十日……”
  没等胡邈把话说完,骆炜森便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狠狠揪起他的衣领,将他整个提高地面。千辛万苦压抑的情绪如火山一样爆发了,他激狂地吼道:“你说什么!?有胆再说一次!”
  她怎么能死?怎么能够死?他不准!不准!
  “我……属下……不是……”胡邈恐慌到了极点,一下软了手脚,浑身簌簌地直发抖,嘴里也语无伦次起来。
  骆炜森耐性全无,扬起手,正准备一掌劈下去……
  “庄主!庄主!属下有办法!有办法救小姐!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胡邈惊惧地双手半交叉式地遮住头部,大声喊道。
  “说!”
  “属下知道有一个人一定可以救小姐!如果能将此人找来,说不定还会有一线生机!”胡邈不换气、不停歇快速地说完,生怕一慢,命就没了。
  “是谁?”
  “天下第一神医--东方钰。”
  话音方落,只听“砰”的一声,胡邈顺着抛物线飞落在地。
  “这次就饶你一命,下去!”
  内室里骤然静得像一潭死水,骆炜森好像生了根似的在原地静站了很久。随即他快步走向床榻,一身冷冽之气随着脚步的移动迅疾褪去。
  他痴望着床中人儿,不曾有过的挫败感,深深地、重重地,在心底拖锯着。他的双手可以杀戮千千万万的人,没有人抵挡得了他,可是,那又怎样?武功再强也救不了他“心爱”的人。
  是的!心爱的人!他爱她,爱了她十七年,从她出生那日对着他笑的那刻开始,他的心里就只有她。为了她,他放弃了称霸武林的野心,慢慢退出江湖;为了她,他渐渐收敛起自己残暴狠戾的一面,以冷酷的外表示人,只为不让她感到害怕;为了她,就算将来会背负千古的骂名,他也甘之如饴……
  她不明白,她根本不明白他对她的心……她总是想方设法地想要逃离他,这让他变得异常疯狂,不再掩饰自己的本性。
  除了他自己,他无法容忍她的眼里有其他人的存在,一丝一毫都不允许!谁都不能将她抢走!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骆炜森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柔柔地掠过冷落的发丝,眷恋地抚上她苍白死灰的脸蛋,他晦暗的眸中闪过一抹痛楚。
  “骆骆,你服食‘红娘子’就是为了惩罚我吗?小莲是你从妓院救回来的,要得到‘红娘子’根本就不难,我就这么令你讨厌?”
  骆炜森俯首贴在她冰冷的脸颊上,缓缓地厮磨着。
  “我知道都是我不好,不该对你用强。只要你好起来,我再也不强迫你了,再也不伤害你了,骆绝尘做得到的,我同样也做得到!”骆炜森深情地亲吻着她冰冷的唇瓣,将她紧紧地搂抱在怀中,“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回来!就算是翻遍整个天下,我也要把东方钰绑来救你!”
  2 情是何物
  黑暗……
  无穷无尽的黑暗……
  虚无空洞的黑暗……
  她在黑暗的半空中飘浮着,身体好像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生命好像也不再属于自己……
  好舒服……
  又冷又痛的浑身乏力的感觉瞬间消失了,即将解脱的舒畅牢牢包裹着她……
  好想永远都待在这儿……
  永远都不要离开……
  “骆骆……骆骆……快醒来……不要睡……不要睡……”
  是谁?谁在叫她?这个声音好熟悉好熟悉……
  为什么要叫她?
  ……让她睡吧……一直睡吧……
  “……等我……一定要……等我……”
  声音好遥远好遥远……仿佛……快要消失了……
  不要!不要丢下她一个人!
  嗯!痛……
  身体开始有了感觉……


  第五篇--《我的灵魂在古代2》(3)


  好痛!好痛!就像是被撕裂了般,都痛到了心里面……
  “她动了!她的手动了!大夫--”
  “让我看看……脉象恢复了平稳,她已经渡过危险,一会儿就会醒……”
  床中人儿纤细卷翘的睫毛微弱地翕动两下,缓慢地睁开数日未曾见世的双眸。乍然的光明让她眼里的影像模糊一片。须臾,瞳孔焦距逐渐凝聚,双眼却无神而又空洞,甚至潜蕴着深深的暗沉,头发上似乎也残留着悲伤的余味。
  “你醒了?”骆炜森激动地将冷落卷入怀中,发狂似的细吮她苍白的瓷容,“你终于醒了!骆骆!你……让我等了好久……好久……”
  犹带哽咽的话语让人闻之动容。骆炜森像一松手就会失去她似的紧紧搂着她,完全不在乎旁人侧目的眼光,将下颌搁在她肩上。呼出的气息拂过她的面颊,贴着她的耳畔,倾诉着他的爱语。
  “你知道你快把我吓死了吗?你已经睡了十天十夜了,我好怕你会就这样一直睡下去……以前都是我不好……我爱你,真的好爱你,因为你的不在乎、你的欺骗,我怕你离开我,所以才会那样对你。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伤害你了!原谅我,原谅我好吗?”
  怀中的她没有丝毫反应,不挣扎也不哭闹,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毫无生命般一动也不动。
  “骆骆!你怎么不说话,你还是无法原谅我……”骆炜森慌了,边问边将她的脸转了方向,可面对她的那一瞬间,话语骤然凝结在舌尖。
  看着她的眼睛,骆炜森如同被一盆冰水从头淋下,滚烫的心冻结住了。那双眼睛里面没有他……那么黑、那么美的一双眼睛里没有他……
  不!不止是他,是一切事物,仿佛情绪已逝,而只是一个已经失去灵魂的美丽娃娃。
  骆炜森所有的能够维持理智的自持力都被那双眼睛化为了乌有,他发狂地攫住她的双肩,用力地摇晃着,阴鸷如鹰的眼瞳闪射着激奋的感情,他朝着她大声狂喊,“你爱他就爱得那么深吗?他凭什么得到你如此的爱?凭什么……”他嫉妒!嫉妒得快要发狂,“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我爱你!甚至比他爱得更久、更深、更多啊!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你有没有听见?我才是那个最爱你的人啊!”
  她的沉默不语让他从未有过地恐慌;她的冷漠淡然让他从未有过地嫉妒;她的面无表情让他从未有过地失意,一切如尖刀一下下地剜割着他的心。
  可是无论他如何嘶喊叫嚷,都只有他的声音在四壁撞击,只有他的声音……
  “我知道你听得见!你应我,应我一声啊……他已经死了!死了……”
  她的毫无反应,开始令骆炜森的情绪异常激动,以致没有发现她的眼睫,在听到“死了”二字的刹那,微微颤了一下,淡色的眼眸深处,不期然掠过薄薄一层哀伤之色。
  “只有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会永远在你身边,永远爱你!只有我,只有我……”骆炜森的双手越抓越紧,恨不得陷进她的肉里,就算使她疼痛得叫出声来也好,至少她开口了,可是什么都没有,没有痛楚,没有表情。他两眼痛苦地微闭着,浓密的睫毛在眼下映出一圈暗影,语尾也渐次降低,最后没入一片低吟中。
  “骆庄主,骆小姐才刚醒来,身体还很弱,就让她多休息。您也已经在这守了五天五夜了,就算您的武功再高身子也会受不了的,您回房休息吧,骆小姐我会照顾好。”对于骆炜森愈加过激的举动,一直站在一旁默默不语的东方钰不得不在此刻出声提醒,骆姑娘的身体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骆炜森闻言浑身一僵,随之紧张地将她放回床上平躺着,盖好被子,俯下身以从没有过的弱态,颤巍巍地亲吻她的额头良久,才缓缓松开双手。
  “你不说话也没有关系,我会一直等你,等你忘记他,等你原谅我,等你接受我……可是,你给我听清楚了,今生今世也别想我会放开你,你休想摆脱掉我!”强势的语气中掩不住款款的深情。


  第五篇--《我的灵魂在古代2》(4)


  骆炜森望着她,连眉梢都写满了爱恋,眼光灼灼炙人,一瞬不瞬地凝视她,抱着最后的希望,等待着她的回应,可是,她的脸上仍然没有丝毫的变化。他炙热的双眸倏地急速降温,最后归于一片冰冷漆黑,如暗夜沉沉。
  他得到了她的躯壳,却得不到她的灵魂!他的心中陡然涌上一阵莫名的寂寥。
  “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骆炜森默默移步,转身离去,渐行渐远,脚边,是月光映出的影子,形单影只,透着无尽的落寞与凄凉。
  待骆炜森离开后,房中便归于寂然。东方钰轻轻地一声微叹,端坐在冷落的身边静默许久,语重心长地温言道:“骆姑娘,你这又是何苦?”
  冷落脑中一片空白,呆滞地“望”着屋顶,一动也不动地平躺在床上。她丧失了语言能力,丧失了面部表情,甚至丧失了自己,目光冷漠空洞,浑身张扬着病态美。
  绝尘,我知道是你!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呼唤着我,不让我沉睡,你就这么不想让我去找你吗?可是,失去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你不知道真正的悲哀,并不是伤痛,而是一无所有。早已一无所有的我,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她残存的躯壳只剩下了冷漠。因为,在连死也不可以做到的时候,除了冷漠,她还能做什么呢?又或许,只有冷漠,才能诉说她心中刻骨的怨恨。
  一切的外物,已经与她无关了……
  3誓死相随
  子夜和黎明来来去去,冷落好似睡美人躺在床上,不动,不喝,不吃,甚至不睡,日渐衰弱,空寂透心,等待着死亡。
  骆炜森每日就这样带着希望而来,又携着失望而归,重重的失落令他不仅失却了平日那抹充满自信如朝阳般的神采,眼眸更是日益黯沉慑人。
  “东方大夫,骆骆就交给你了,我明日再来。”
  看着骆炜森迈着沉重的步伐、渐渐远去的背影,东方钰回头望了冷落一眼,心里翻腾起一股莫名的感受,爱得深,伤得深,痛得就深,教人无可奈何,更教人生死相许。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是麻烦的孪生姐妹,一起嫁给了痛苦,生了个儿子叫悲哀!
  东方钰坐在冷落床边的小凳子上,温柔地执起她的手,微一探脉,发现脉象微弱紊乱,渐有衰竭之势,他不禁皱眉:“骆姑娘,你再这样不吃不喝不睡,就算大罗神仙在世也救不了你了。”
  冷落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似的,雪白的容颜仍旧无半点反应。
  “唉!”东方钰喟然一叹,慢慢将她的手搁回被中,“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的事江湖上人人皆知,骆炜森杀慕容少庄主,擒慕容山庄一家,甚至包括兄弟两人为你自相残杀,哥哥杀死弟弟,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我的命是你救的,你是我的恩人,可能这事对你来说微不足道,我却充满了感激,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毕竟生命只有一次。”
  东方钰不放弃地继续说道:“不要如此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生命!那个我在杭州城认识的骆泠霜到哪儿去了?那么耀眼夺目,浑身闪着光彩,深深吸引住我全部的注意力。我知道我不该说这样的话,可是我真的不希望我爱慕的人,就这样憔悴衰败下去。”
  东方钰痛心地望着面无表情的她:“不要这样!你不需要用死亡来延续你们的爱情!你应该更努力地活下去,虽然会有痛苦,但是也有希望啊!骆公子肯定也不想看见你这样地伤害自己……”
  东方钰瞥见她眼帘闪动了一下,太好了!只要提到骆公子她就会有反应。他连忙再接再厉地说道:“我真够笨的,当日在杭州城就该看出来,如果不是你向我介绍他是你哥哥,我肯定会以为你们是一对情侣,虽然当时你掩面遮颜却仍难盖住你们之间的亲密气息。唉,爱情就是这么的微妙。”
  再次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冷落心中苦涩难忍,心被利刃所刺的地方又开始疼痛,痛得抽搐。所有过去和现在的一切景象,清清楚楚出现在心灵上,滴滴清泪顺颊而下,无声地沁润入枕,缓缓洇开,洇出往事一幕幕,一切并不如烟,就在昨日。


  第五篇--《我的灵魂在古代2》(5)


  “我是个外人,可能没有资格说这些,也不能完全明白你经历了些什么,可是……骆姑娘,你想想,骆公子对你那么情深意重,豁出性命地去爱你,真的会就这样丢下你不管吗?你确实见到了骆公子的尸体了吗?我是一个眼见为实的大夫,只要是我没亲眼看到的事情,都会抱有三分怀疑,你不应该就这样过早地下结论,万一……”
  “……等我……一定要……等我……”
  绝尘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突地跃入冷落的脑海,对啊!他有叫她等他!他是不会骗自己的!他一定不会有事!
  不是有人说过:如果罗密欧真的爱茱莉叶,那么他会知道茱莉叶根本没死,因为茱莉叶不会忍心弃他而去。
  一瞬间,她仿佛找到了生存下去的意义,慢慢从意识的世界中走了出来,失焦的双眸开始凝聚光芒,躯壳也重新注入了生气……
  她相信他还活着,他一定不会忍心扔下她不管!
  “谢……谢谢!”略带沙哑的女性声音骤然响起。
  “呵!你……你终于说话了。”东方钰激动地站了起来,诧异中带有一丝兴奋。
  对于东方钰的反应,冷落微微一愣,瞬间扯开一抹轻轻淡淡的微笑,艰难地坐起身子,稍显吃力地说道:“谢谢你,东方钰,如果……没有你,恐怕……我会一直沉迷于……自己的哀伤当中直至死去。你……是个好人。”
  她犹如行尸走肉般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连她自己也记不清究竟过了多久,只是隐隐觉得有人在一旁日夜不停地照料着她,对着她说话。如果没有他,她恐怕早已是一具尸体。
  “这本是大夫应尽的本分,什么好人不好人的……”东方钰秀气的脸上布满了红晕,表情是那样的腼腆,像一个羞涩的孩子。
  “我不是在赞你……是提醒你!好人通常都不长命,你以后对人还是多长些心眼的好。不过,我倒真的希望这话能在你身上终结。”冷落摇摇头,谢绝了东方钰的搀扶,一人强撑起身子,蹒跚地移到梳妆台边的凳上坐下,微喘着气,“我已经好了很多了,你还是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可是骆庄主他……”
  “你不用担心,他,我还能应付。”冷落边说边移转眸光扫视梳妆台上的东西,想找把木梳打理凌乱的头发。可当眸光扫过一只银簪时,她蓦然一僵。过了好半晌,她再次嚅动唇角,垂下眼帘,“东方钰!你当日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呃?”她无厘头的话,让东方钰愣了几秒,随即恍然,“当然!”
  “那……希望你能再帮我这最后一次!”
  说完,冷落朝东方钰轻轻颔首,东方钰立即明白了什么似的,将耳朵凑向冷落嘴边,只见冷落在他的耳边一阵耳语之后,东方钰频频点头,此时冷落的眼睛里渐渐出现了一丝叫做“希望”的东西……
日本万用MLUTI| 日本横河YOKOGAWA| 日本新宇宙| 日本日置HIOKI| 日本三和SANWA| 日本理音RION| 日本共立| 德图 testo| 台湾群特CENTER| 香港希玛| 兰泰仪器| 时代仪器| 富贵仪器| 美国TPI| 森美特SUMMIT| 美国雷泰| 美国理想| 美国泰克| 美国丹纳| 福禄克FLUKE| 加野KANOMAX| 国产仪器| 电子五金工具| 进口工具| 德国菲希尔fischer| 德国QuaNix| 日本凯世| 台湾泰仕TES| 台湾路昌| 法国奥德姆| 台湾先驰| 骏凯工具| 台湾衡欣| 台湾宝华| 美国STALKER| 日本新宝SHIMPO| 英国 ION| 韩国 FINEST| 瑞士罗卓尼克 ROTRONIC|

文章评论0条评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EE直播间
更多
我要评论
0
3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6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