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标签: 网信安全

相关博文
  • 热度 4
    2022-5-2 20:34
    846 次阅读|
    1 个评论
    国产化替代的五大误区
    谈起国产化,国产替代,首先了解我们为什么要下决心进行“国产化”。 微软黑屏事件: 2008年10月20日 ,很多人发现自己的电脑里出现了一则通知,微软告诉所有用户若使用盗版Office将 会“每小时黑屏一次”。 棱镜门事件: 2013年(癸巳年)6月,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 《华盛顿邮报》, 并告之 媒体何时发表。按照设定的计划,2013年6月5日,英国《卫报》先扔出了第一颗舆论炸弹: 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 "棱镜" 的秘密项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 6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 6年间, 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 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 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 聊天记录、 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美国舆论随之哗然。 中兴事件: 2018年4月16日晚, 美国商务部 发布公告称,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 中兴通讯 向美国企业购买 敏感产品。 2018年5月, 中兴通讯公告称, 受拒绝令影响,本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 5月22日,美国将 取消中兴通讯销售禁令, 根据讨论的 协议维持其业务。 2018年6月7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接受采访时表示,美 国政府与中兴通讯已经达成协议,只 要后者再 次缴纳10亿美元 罚金,并改组董事会,即可解除相关禁令。 6月19日,美国 参议院 以85-10的投票结果通过恢复 中兴通讯 销售禁令法案。 2018年7月2日,美国商务部发 布公告,暂时、部分解除对中兴通讯公司的出口禁售令。 7月12日, 《 美国之音 》消息, 美国商务部表示, 美国已经与中国中兴公司签署协议,取消近三个月来禁止美国供应商与中兴进 行商业往来的禁令, 中兴公司 将能够恢复运营,禁令将在中兴向美国支付4亿保证金之后解除。 华为事件: 2019年5月16日,华为被美国列入贸易管制黑名单 ,禁止华为以及附属的70家公司与美国企业进行业 务往 来。随后 谷歌 宣布不再为华为提供 GMS 框架服务,导致 华为手机 无法在海外正常使用,同时多家美国芯片突然 断供 。 2020年5月15日,美国修改了对华为的制裁内容,对制裁的内容全面升级,所有使用美国技术的厂商, 向华为提供 芯片设计和生产都必须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 ,直接导致台积电、 三星 甚至是国内的 中芯国际 都无法给华为制造先进制 程的芯片, 麒麟芯片 无法生产。 2020年8月17日,美国再次公布了针对华为新一轮的制裁措施,进一步限制华为使用 美国技术的权限,同时将38家华为子公司列入实体清单。 2021年3月,美国开展了对华为的第四轮制裁,限制华为的器件 供应商只要涉及美国技术的产品,就不允许供应华为5G设备,而这一项禁令公布之后,导致华为余下的5G芯片只能当4G 芯片使用,而这也是为什么 华为P50 系列不支持5G的原因! 自始至终,中国的消费者、企业和政府都感受着来自欧美帝国主义强大的技术压迫能力,中国的技术精英和政府决策者 下定决心去寻找一条属于中国科技发展的道路,进行国产替代。 以中国电科,中国电子和华为为龙头的三大信创体系目前逐渐形成,在CPU/GPU/FPGA/DPU/NAND FLASH/DRAM 为底层的核心芯片,到麒麟,统信,UOS的软件操作系统,再到南大通用等为代表的数据库。基本形成了可以替换欧美 网信的国产化系统整机生态。 目前整体的国产化替代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1.重复建设引发的企业竞争力薄弱的问题。 无论在芯片领域,还是操作系统,都存在着进入厂家太多,导致本来人才不足的高精尖领域变得更加分散,导致在 CPU,GPU等领域 单个企业的竞争力非常的薄弱,根本无力抗衡国际巨头,也不利于整个行业的核心竞争力的形成。 2.信息安全泛化引发的资源浪费的问题。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8月27日下午,一份名为《关于加快推进国企上云工作完善国资云体系建设的实施方案》 的红头文件截图开始在社交平台被大量转发。这份显示来自天津市国资委的文件要求,当地国资企业应逐步停止使用 包括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移动云、天翼云、沃云在内的公有云平台,而迁至“国资云”平台, 根据文件, 目前采用 非“国资云”平台的企业即日起不得与第三方云平台公司再签新合约或续约,并要在现合约结束后的两个月内完成迁移, 迁移工作原则上要在2022年9月30日前结束。 近乎强制性的要求不仅在云计算产业圈内部引发热议,也惹来舆论聚焦。 为求证文件真实性,记者致电了天津市国资委,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不过一位来自天津市某国有银行的内部人士向 记者证实,该文件属实,且距下发已有一段时间。 天津国资云不过是个典型案例,各地纷纷建设“信创云""党建云”,而从事类似建设的机构和组织基本没有技术能力, 所有的机关单位以“网信安全”和“数字化”“新基建”为幌子,建设数据中心,云和机房。 中国的地方政府需要这么多种类的“云”?如果说阿里云有外资成分,那华为云,天翼云为代表的云,够不够安全? 全中国的到处都是云,只会导致资源的浪费和重复建设。上层政府机关和工信部需要对地方政府上信创项目,上云, 上数据中心进行统筹规划,否则到最最后只会导致遍地的重复建设,而且计算能力十分薄弱。 3.企业脱离实际,盲目激进的参与国产化 国产化虽然对于中国的计算机,通信行业非常的重要,也对于国家安全和企业核心竞争力也非常重要,但是这个 过程非常的漫长,也需要投入很多的资源,人力和物力,而且短期产出也并不一定很理想。 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独特擅长的领域,也有自己的实际情况,并不是所有的中小企业都适合花费大量的资源集中投入 在信创和国产化领域,在信创商业化程度非常低的情况,极有可能对于企业原本不足的资源形成占用,导致企业的经营 困难,这样对于地方政府和企业本身就是个灾难,国产化一定量力而行,特别不能ALL IN. 4.避免形式主义和一哄而上 国产化产品在性能和可靠性上不如通用的欧美产品,但是信创产品关系着中国的核心部门:军工,航天,政府,以及 金融,教育,交通,医疗等,如果监管部门没有做好把关,将性能不达标的企业和产品纳入,并将其运用到关键的应用, 其质量问题的祸害,将有可能非常的巨大。因此,我们不能因为解决了一个安全问题,而给我们带来更严重的质量低下的 问题。 5.片面的追求国产化率的后果 由于在现有的国产化要求,很多使用单位为了响应政府文件要求,片面的追求产品的国产化率,其实国产化率高低 并不代表着产品的安全性的高低,使用单位和产品开发单位一定要结合我国的器件的国产化程度和优势,共同去选择 符合更合适的产品和方案。像这种为了国产化而国产化,为了信创而信创,不会给整个行业带来好处,也不会提升 整个计算机和通信行业水平,只会形成恶性竞争和网信安全的最终目的无法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