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标签: 生态

相关博文
  • 热度 13
    2019-12-14 16:18
    10650 次阅读|
    2 个评论
    松山湖的冬天,依旧感受不到任何凉意,走在月荷湖的路上只会感觉天气真好,适合好好的睡个午觉。 在华为的管理中,冬天是比春天更为激动人心的季节,《北国之春》和《华为的冬天》不仅华为人熟知,而且在业内大部分从业者都耳熟能详,2019年的冬天对于华为来说 是一个特殊意义上的冬天。 2019年 12月6日华为注册成立华为云计算技术有限公司(华为云计算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人民币,注册地址位于贵州省贵安新区金马大道交天府路华为云数据中 心,法定代表人为华为副总裁、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 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数据服务、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智能化设计咨询及改造;电子信息技术;通信产品的研 发、制造、销售、服务等。 华为在经历了5月份开始的硬仗,在运营商业务BU-尤其是5G业务和消费者业务BU-尤其是手机和电脑业务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核心的设备基本实现了去美国化,确实是值得 骄傲的业绩。但是在企业业务BU上,华为其实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2019年9月21日, 在昨天的全联接大会上,华为表示,将在条件成熟时退出服务器整机市场,以更好地发展鲲鹏生态。 第一,华为此次退出服务器整机市场,并且将服务器操作系统开源,是为了与国内合作伙伴更好地打造鲲鹏生态,互利共赢,减少不良竞争。 第二,华为并非完全退出服务器领域,只是不再做整机,而是将专注于服务器核心部件(华为拥有服务器核心技术)。 用华为的话来说,就是“ 将以算力为亮点,研发并推出包括架构、处理器、主板、模组等基础设施产品,以云服务和部件方式向外输出,着力发展开放生态、吸引开发者 ” 。 华为审时度势,在服务器的市场上选择了更明智的企业战略,就是打造鲲鹏服务器生态,连接好上下游厂商和友商。 与企业业务BU联系最为紧密的就是华为云BU,不仅仅是因为云计算需要大量的使用计算服务器,核心交换机等关键设备,而是两个部门在过去的十年中一直 都存在着紧急的联系。 云计算还没有完全兴起的2007年,华为首次成立了与云计算相关的"聚焦云计算的虚拟化研究部",为后来华为不断扩展云计算品牌打下了基础。 2010年,华为发布了云战略,开始积极参与OpenStack社区建设,发布云操作系统,积极布局云战略。2017年,华为云BU从当时的企业BU的IT产品线抽调了2000人,加强公用云的业务能力。 2018年 12月21日,在 首届华为智能计算大会暨中国智能计算业务战略发布会上,华为正式宣布华为服务器产品线升级为华为智能计算业务部,并发布全新的智能计算战略。未来,华为智能计算将围绕算力、工程、架构和一体化解决方案四个方面,面向行业构建全栈全场景智能解决方案,加速行业智能化进程,使能行业的智能化再造。 2019年5月份,随着美国采取对华为的制裁,INTEL采取了对华为的断供措施,从某种意义上开始,直接影响到智能计算事业部 和华为云的服务方向策略,而这一策略使得两个部门的业务联系变得更为紧密。 2019年9月19日,华为连接大会上,宣布了 将打造“一云两翼双引擎+开放生态”的产业布局。其中“一云”指华为云,两翼指“智能计 算”和“智能数据和存储”,双引擎则是鲲鹏和昇腾两个系列的处理器。华为的野心并不小,喊出的口号是“为世界提供最强算力。”,两个部门的 业务服务客户和方向都存在很多的一致性,而且企业BU的智能计算事业部是华为云BU的重要供应链伙伴,为其提供计算设备,也就是算力。 而这一切都无法满足华为云发展的长远需求,也无法从根本上牵引华为的智能计算业务的高速发展,既然在运营商业务和消费者业务已经 在全球市场格局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华为还可以发力的业务就是云计算业务,而促进业务快速发展的方式就是集中资源,重点突破: 首先从组织上提高云计算的地位,从研究部到事业部,再到BU,到最近单独成立高地位的法人公司;其次,我相信会有更多的资金和人员调配到新的公司去满足其业务发展,既然暂时战略性的放弃了服务器整机市场,放弃了整机业务关联的企业客户,政府客户,运营商客户,那这些工程师最有机会转移到新的公司来,为云计算公司研发昇腾,泰山平台的计算硬件产品。 华为之所以集中力量做云计算,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需要打造完整的服务器芯片生态,无法打造成功完整的生态就意味着在云计算领域 被严重卡脖子了,就像华为之前做手机没有良好的麒麟芯片一样,是低端货和地摊货的代名词。这里给大家讲述一个小故事,2007年的时候,在与华为坂田一条路之隔的富士康无线通讯事业群,很多住华为坂田附近的岗头同事都是使用华为的翻盖手机,货源都是岗头的手机维修店还有更小的士多,老板怎么搞来的就不知道,就是价格都很便宜,全新的就是300-500,当时对于大部分使用摩托和诺基亚的人来说就是一个低级体验,大家都佩服华为的基站,交换机,但是对于手机,还是免了吧。后面华为的P1,P2等初级产品,生产出来,手机发热严重,基本上没有任何的体验,到现在麒麟990,华为P30,已经基本上可以提供良好的用户体验,成为优质服务和产品的代名词。 华为云也是一样的,如果华为使用的关键设备都是INTEL平台的设备,就是好像华为手机用的高通的芯片一样,完全不会有安全感,就 完全没有核心技术的安全感,随时会被美帝掐死。华为需要打造完整的鲲鹏芯片生态,从芯片,操作系统,数据库,平台软件,接口产品, 包括其他标准协议等等,那联想,浪潮,戴尔和惠普基本上不会有机会给你去试验这个芯片的,腾讯和阿里的机房好像也不会给太多的机会, 华为只有从自己的机房,在自己的云计算平台去试验自己的芯片,当然国内会有部分实力厂商会应邀合作,共同助力鲲鹏生态发展,这条路 比消费者的生态打造要更加复杂,也更加困难。 所以,需要更多的资源,更多的人才和更多的勇气和毅力,去捍卫华为技术大佬地位和尊严。 华为的云计算的目标,不是阿里腾讯,也不是亚马逊和微软,而是计算芯片生态。
  • 热度 17
    2019-12-1 20:20
    13805 次阅读|
    8 个评论
    日本《日经亚洲评论》杂志网站11月20日报道称,北京推动技术自给自足的努力即将取得重大突破。知情人士告诉《日经亚洲评论》记者,中国新兴芯片产业的产量有望在2020年底占到全球存储芯片总产量的5%左右,而这一占比在去年还几乎为零。 我听到这个新闻的第一反应,要出问题了,自媒体很快就要有很多耸人听闻的标题出来,比如中国芯片取得前无古人的突破,特朗普惊呆了之类的新闻。 我还是冷静的看了这个媒体最近一年的报道: 2019/5/1: 日经亚洲评论 :华为的芯片研发能力已经超过苹果 ; 2019/5/15: 日经亚洲评论 :阿里云亚太第一,亚马逊正努力追赶_云掌财经 ; 2019/6/2: 日经亚洲评论 :三星Galaxy帝国陷入危机- Samsung 三星 ; 我仔细阅读了部分文章内容,日本媒体本身的报道相对还是比较客观的,标题都是中国的网络媒体断章取义来满足中国读者的心理需求。 芯片,成 为悬挂 在中国高科技产业人士头上达摩克利斯之剑,大多数的重要和关键的研讨会,技术沙龙都会有很多专家抛出各种令人咋舌 的论调和观点,因为这是消费国人情绪的一个良好噱头,在巨大的名利面前,说几句昧着良心的大话也不是不可以。 作为一个在电子行业从业多年的人,我也不是个喷子,去斥责和否定他人的观点,只是沉下心来去思考,给真正去为这个行业操心和奋斗 的工程师和年轻的朋友一个看法,希望可以抛砖引玉,找到更多更好的办法去促进电子行业的蓬勃发展。 一.终端用户,你认可国产的芯片的产品,并且愿意为之付出适当价格。 无论是手机终端产品,还是企业级的交换,乃至运营商级的服务器,都会用到来自欧美厂商的大量的各类芯片。 首先,作为C端客户,你愿意花一样的价格去买国产的澎湃芯片、紫光终端手机?还是去买高通的手机。 如果是懂电子基础的人,同类的性能的芯片,肯定会优先考虑高通的芯片; 如果是普通的消费者,如果在操作端,使用的体验很差的情况下,也会转向高通芯片; 那国产芯片的选择是什么,似乎只有低价格。 最终用在主流终端上的国产芯片手机都是千元机或者更低的机器,销往的都是三线,四线城市,东南亚,印度和非洲。 当然华为麒麟芯片是个例外,而只有华为做到了终端芯片突破之路,所以显得难能可贵,成为国人心目中的宝贝。 这个还是很客观的观点,消费者可以主动去选择自己心目终端产品。 但是媒体有时候就不这么想,部分电子产品评测的机构,会针对企业终端的BOM去做每一项分析,这个确实是很考验人, 某些机构会直接重点标识,终端产品使用国产的存储组件,而不是三星和美光的存储产品,而作为评测重点,那消费者 还会一如既往的去选择您支持的国产产品? 紫光,合肥长鑫在技术面临的封锁和壁垒其实并不是唯一的困扰,如何让消费者去认同你的产品就是和三星和美光同样GOOD, 当然价格低也是一个可以选择的道路,但是最终的目标就是要和他们平起平坐。 企业级的交换机和运营商的服务器,那就更加困难了。 交换机的芯片,基本上是博通和MARVELL的天下,国产芯片几乎很难寻觅到。 服务器的主流芯片,绝大部分还是因特尔的X86,华为的鲲鹏和其他国产芯片,商用还为之过早。 更关键的是,如果您是运营商的采购负责人和技术负责人,您怎么去选择一项完全不成熟的芯片技术的产品; 您是互联网公司的采购负责人,怎么去选择一项生态非常不完整的硬件产品; 改造机房,不仅仅这个硬件,而是与之相应的软件,操作系统,其他连接设备,防火墙等等都要做出变革。 我买来国产芯片的服务器,机房出什么问题,网络断了,算在谁的头上?如果是我自己下岗,对不起, 我优先考虑X86的服务器,明年就退休了。 如果对于大多数的个人,我们的芯片无法做到技术上和性能上的最终保障,对不起,我负责不来这个民族大业, 我只想安稳的度过我的职业生涯,不要被领导干掉。 所以,更多的时候支持国产芯片只能停留在嘴上,最终使用的时候,面临着巨大的技术风险和职业发展成本。 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的智慧的中国人,付出长时间的不懈努力,而不是喊口号式的超越和成功。 二.供应链厂商的能力和认可。 在庞大的电子产业供应链里面,我国的大部分企业是处于下游的,无论是系统集成企业,还是半成品模块企业, 还是配件企业,都是下游企业,但是需要区分几类。 系统集成企业里面其中有很多不错的品牌企业,在手机和消费终端比较明显,比如小米,OPPO,VIVO,联想还有 TCL,海尔等等;在交换和服务器领域,比如新华三,联想,华为,曙光,浪潮,锐捷等等企业,上述企业的研发能力还是 有一定的积累的,包括专利,发明等等。 但是如果国产芯片来了,企业不是要重新投入大量人力为这款芯片去研发,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研发相关专利, 而这些专利的回报是什么,基本上看不到,末端市场认同吗?股东和投资者认同这个企业行为吗,董事会会轻易通过 这个提案吗,我想现实的问题都会到来,我们很困难,我们很遗憾。 其他的下游企业就更困难了,ODM厂商的实力大部分都不强,基本上都是围绕高度集成的核心芯片去做产品集成, 需要ODM去做类似的投入,一方面是能力困难,另外本来以成本取胜的经营模式,根本没有资本去做类似的工作。 其他做连接器,USB配件,电缆的企业规模就更小了,小本经营,您现在把芯片都改了,我就十几个研发, 这个产品要加价,而且货期要延长半个月左右。 这个都是很现实的问题,工厂的工程师也是普通人,临时的更改芯片方面,切换高通和博通的方案几乎对于一般的 工厂和公司都会有巨大的挑战,而且对于供应链上的供应商带来很多成本;切换到国产芯片上,我们项目组都需要准备 高强度的加班和熬夜了,谁都不会主动去同意。 我这里简单举个关于电阻被动元件的实例,还不是核心芯片。广东某国产电阻电容的销售工程师,一个来自985的硕士研究生, 跟我讲他们的电阻电容的性能,讲述他们在售后服务的优势,但是最终我看到国产很多系统集成龙头都没有选择去小批量, 因为涉及到的成本核算,性能参数验证,客户认可,市场检验,售后问题等都是一系列复杂的过程,没有公司企业高层的最终 认可,即使成本和服务有优势,都很少去考虑替代,当然华为事件后,确实类似器件在低端产品都得到一定程度的欢迎,也是事实所迫, 先把供应商准入做好了,或许会有用,但是还是会优先日系,台系的产品。 同样媒体都看到了华为人参与国产替代项目的员工去巨额的奖励,但是他们的付出是一般人很难想象的,而且只有华为 的技术积累沉淀,可以去做如此大范围和规模的国产切换,因为这里聚集了中国很多最优秀的工程师。 三.欧美企业的垄断和政治干预 从去年开始,美国政府给与中国的高科技前所未有的关注和“待遇”,当然不是贵宾待遇,而是近乎敌对的待遇。 中兴通讯,表面上是一个贸易合规问题,其实是对于中兴为代表的高科技企业敲一个提醒; 而对于华为的制裁,则是暴露其本质上的意图,就是阻碍中国高科技企业获取核心专利技术,并成长为美国企业的竞争对手。 我也不是阴谋论者,问题其实都很明显,已经摆在桌面上了。 中国需要发展存储芯片,美光需要怎么绕过去; 美国司法部控告福建晋华窃取商业机密案,导致晋华关键设备导入与试产计划陆续喊停,美方后续传将锁定合肥长鑫、睿力集成国际等中国大陆记忆体业指标案进行调查,中国大陆发展 DRAM 恐面临挫败,业界原忧心陆厂快速切入制造、扰乱市场供需的警报暂告解除,对南亚科、华邦电等台厂有利。 消息人士透露,晋华案升高至美国司法单位介入后,相关协力厂相当震撼,相关的美国设备商均把原本在晋华协助装机的工程师全数撤出,并中止任何联系,原透过联电采购相关材料的行动也都中止,晋华已处于「连试产都无法进行」的状况。 中国需要发展高端计算芯片,INTEL怎么超越; 《纽约时报》6/26报道:“美国商务部宣布,将把四家中国公司和一家中国研究所列入“实体名单”,称它们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构成风险。在没有得到美国政府豁免之前,实质上阻止了这些实体购买美国技术和组件。名单包括中国领先的超级计算机制造商之一"曙光",以及为其设计微芯片而设立的若干子公司。 中国需要高端芯片制造工艺,设备不卖给你; 2018年4月,中芯国际(SMIC)向荷兰半导体制造设备供应商阿斯麦尔(ASML)公司订购了一台EUV光刻机,用于研究7nm及以下的先进工艺。花费超过1.2亿欧元(约10亿人民币),预计今年底交货,2020年正式安装。 但11月7日,《日经新闻》报道称,“荷兰半导体设备供应商ASML已中止和中芯国际的合作计划,且多位ASML供应商关系人士表示,ASML此举是为了避免因供应最先进的设备给中国,而刺激到美国,只得暂时中止交货。” 中国企业在高科技发展领域面临的政治环境确实不太乐观,我只是客观去引用媒体报道。 同样,欧美的芯片企业在技术和专利上的巨大优势,是中国企业面临的重大挑战。 EDA工具/芯片架构等都是大部分芯片企业无法企及的领域,如果制裁,就只能不好意思;欧美企业在中国的销售渠道,代理商都有多年的经营,也有巨大的既得利益群体,也不是简单的你把芯片做出来,我的芯片性能已经和欧美企业同步了,就可以取得商业上的成功的,我相信渠道和分销商会更懂得这里面的厉害关系,当然在商言商,欧美企业在中国发展获取企业利润,这也是市场竞争的必然选择,也是合法合规的竞争,是中国政府认可的商业选择和商业逻辑。 大家看到这样的文章,肯定会很沮丧,我也不能证明我的就是正确的,只是想阅读文章的朋友有更多的思考,而不是想当然,家电我们可以做好,手机也可以做好,LCD似乎也做得不错了,芯片肯定也可以成功,不知道这样的逻辑推理会得到谁的认可。 最后,我向奋斗在芯片领域的华为,紫光等企业的工程师致敬,你们是中国科技的骄傲。 因为有你们,我们的芯片产业才会有前进的希望和可能。
  • 热度 1
    2012-6-5 14:43
    468 次阅读|
    0 个评论
    1. 开放平台开拓新的生存空间,开拓新大陆。 Twitter 为何成为平台?在 Facebook 的强关系网之外, Twitter 开拓了弱关系的新大陆。   都说苹果封闭, iPhone 之后,苹果却俨然成为开放平台:借助整合多点触控技术、 App 模式等的全新体验创新,苹果打开了“ 世界触手可及 ”的一个崭新世界;通过精湛的产品设计和品牌营销, iPhone/ iPad 开创“酷”时尚; Siri 再次引领体验创新 ...   套用武侠的话说,开放平台要有倚天剑,要有屠龙宝刀,倚天一出,谁与争锋?!   2. 开放平台打造和繁荣生态圈。 一木独秀不是林,一花独开不是春。   平台是老大,众多合作伙伴是小弟。一人不能包打天下,繁复琐碎的活小弟们干,最关键的是小弟们跟着老大“有肉吃”。如果没活干,没肉吃、甚至汤都喝不上,小弟们只好投奔其他老大。   3. 开放平台会克制“窝里横”的冲动。 平台最容易做的事就是从合作伙伴嘴里争食,但窝里横不是本事。   人为什么会得癌症?就是细胞异变成癌细胞,无法控制自我裂变,吞噬营养,挤占正常细胞的生存空间,最后致命伤害整个人体(所有细胞和肌体组成的生态圈),癌细胞也死。   即开放平台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别用屠龙宝刀杀鸡,别以为是做大,结果把自己“做小了”、“做死了”。   4. 开放平台有规则,有底线。 如果只是挣钱,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那是帮会。即便是帮会,梁山好汉也讲价值观,也有底线,劫富济贫,不抢穷人。   开放分层级,层级有规则。规则透明,不是潜规则。   除了底裤不能扒,一切都应开放、透明。   转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1eeecd01010o3n.html 作者:郑治
  • 热度 1
    2011-10-29 08:09
    1104 次阅读|
    0 个评论
    第一层芯片的内核,这里主要指的是处理器芯片。 各个公司的介绍在分析下面。   我们好好的分析一下,ARM MIPS和Intel的竞争策略,ARM和MIPS都是通过授权RISC技术芯片占领市场,可以理解为ARM和MIPS是一个阵营对抗Intel。主要分为两个大的阶段,传统的PC时代(80年代到2008年),互联时代(21世纪开始到2010年智能机,平板的崛起)。    一:传统的PC时代 原先大众关心的焦点是速度,Intel无疑占据了主导。Intel从自制晶圆、自主开发、生产、封装、测试,完整的产业链,造就速度的极致,也造就自己的领先和市场的霸主。我们不仅会问,为什么我们会忍受了这么久的统治,心甘情愿的一次又一次购买Intel的产品,为什么没有其他的芯片公司对Intel形成强有力的挑战?   80年代,计算机开始慢慢普及,从商务应用到家庭PC,到个人笔记本的流行。在这个过程中,有个脉络很重要,就是学习的过程。从硬件到软件,到后来的网络,全世界都处于不停的普及学习过程,大家对PC审美的要求没有那么高。主要的焦点都是学习,学习如何组装电脑,学习如何安装程序,如何使用程序,如何连上网络,如何使用网络等等。   由于需求的不断发展,就对硬件速度的要求摆在了第一位,因为大家无法忍受等待的时间,就有了一次又一次的升级,软件的,硬件的。就这样Intel配合着我们,我们也被动的在Intel的安排下,相互升级。为了工作,为了生活,为了不被时代抛弃,大家都在疯狂的学习中。Intel凭借速度的升级把几乎所有的对手都赶出了这个领域,只留下AMD(就是为了让人感觉市场上价格可以有比较而留个对手)。当然这里面也有微软的事情,微软在操作系统章节中详细表述。   笔者认为:Intel满足了我们在PC时代学习的需求,也促使了IT技术的大发展。   二:互联时代 速度不是第一位的,能耗才是第一位的。ARM运营模式就是负责最核心的cpu 的设计,半导体厂商在这个上面进行产品设计。arm追求的是运行的效率,速度和能耗,成本。arm团结了几百家的半导体厂商,形成了强大的半导体生态圈,所以芯片遍地开花,将封闭设计的Intel公司置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所以ARM就顺理成章的成了移动互联领军人物。   选择ARM背后的逻辑是我们已经无法满足只在家里上网,只使用一种设备上网,阅读等。我们需要的是随时随地的上网浏览或者阅读,就需要长时间的待机时间,更加时尚的设计,更小更轻的产品,适合多种的场合,用来打发那么多的碎片化时间。 (关于碎片化时间,笔者闲扯几句。碎片化时间就是等地铁公交,坐大巴火车,飞机,电梯,走路,等朋友见面,等开会,开会开小差,上课,上班等。 说实话,也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大家的时间突然多了起来,只是多的都是这些短暂的时间。然而回头看看我们在家里的时间,和亲人相聚的时间,似乎少了。我想这就是时代发展的代价,经济发展带来的速度提升,同时也多了压力,造就了浮躁的心态。大家都无法忍受哪怕片刻的安宁,片刻的无聊,需要有个东西来转移自己的注意,似乎这样我们就安静下来。)   笔者认为:ARM满足了我们在互联时代时尚和打发无聊时间的需求,这次促使的我想是上层的产业转移。这个在软件内容板块再叙。   在焦点转移的时代,ARM上演了一出经典的农村包围城市的胜利,Intel会如何应对,我们拭目以待。在CPU内核这个领域的竞争,对于我们中国的IC设计应该是好事。可惜这个领域,估计短期之内,不会有我们国人什么事情。   ------------------------------------------- ARM ARM是专门从事基于RISC 技术芯片设计开发的公司,出售芯片设计技术的授权。主要的竞争对手是Intel。 20世纪90年代,由于资金短缺,ARM决定不制造芯片,只将芯片的设计方案授权(licensing)给其他公司。进入21世纪,手机的快速发展,ARM处理器占领了全球手机市场。2010年达到37亿片。(手机90%,上网本30%,平板90%) 持有ARM 授权:Atmel、Broadcom、Cirrus Logic、Freescale(于2004从摩托罗拉公司独立出来)、Qualcomm、富士通、英特尔(借由和Digital的控诉调停)、IBM,英飞凌科技,任天堂,恩智浦半导体(于2006年从飞利浦独立出来)、OKI电气工业,三星电子,Sharp,STMicroelectronics,德州仪器 和VLSI等。 ARM是苹果、Acorn、VLSI、Technology等的合资英国企业。 MIPS MIPS 是半导体设计IP公司第二和模拟IP公司第一,成立于1984年,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和ARM相比,MIPS在数字家庭及网络应用保持领先。 MIPS是设计制造嵌入式32位和64位处理器的厂商。在通用方面,MIPS R系列微处理器用于构建SGI的高性能工作站、服务器和超级计算机系统。在嵌入式方面,MIPS K系列微处理器是仅次于ARM的用得最多的处理器之一(1999年以前MIPS是世界上用得最多的处理器),其应用领域覆盖游戏机、路由器、激光打印机、掌上电脑等各个方面。 MIPS拥有超过250家客户,集中在数字消费、宽带、无线、网络和便携式媒体市场提供动力。(Linksys 的宽带设备、索尼的数字电视和娱乐系统、先锋的 DVD刻录设备、摩托罗拉的数字机顶盒、思科的网络路由器、Microchip 的 32 位微控制器、惠普的激光打印机、龙芯、炬力集成、北京君正) Intel Intel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芯片制造商,它成立于1968年,总部位于美国加州。 1971年,英特尔推出了全球第一个微处理器。微处理器所带来的计算机和互联网革命,改变了整个世界。Intel除了授权AMD和Via(后来退出),就没有授权给其他公司,造就了辉煌20多年的Wintel组合。具体Intel的产品在另外章节介绍。     备注: 与ARM相比,MIPS的优势:支持64bit指令和操作,ARM只到32bit;有专门的除法器;内核寄存器多一倍,同样的性能下功耗会比低,同样功耗下性能更高;指令多一点,灵活一点 不足:单内核面对高容量内存时有问题;发展方向是并行线程,类似INTEL的超线程,而ARM是物理多核,物理多核占优;顺序单发射,ARM到了乱序三发射。  
相关资源
  • 所需E币: 2
    时间: 2020-3-12 12:31
    大小: 13.5KB
    上传者: 十次方
    GSMA智库与ECC(边缘计算产业联盟)近日共同发布《5G时代的边缘计算:中国的技术和市场发展》报告,报告汇集20多家中国市场上领先的边缘计算生态相关组织和企业的深刻洞察,从技术、应用、市场前景、机会、商业模式、政策法规等多个角度,剖析了边缘计算生态的现状和未来发展。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