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标签: 贸易战

相关帖子
相关博文
  • 热度 15
    2020-7-1 10:49
    1568 次阅读|
    5 个评论
    2019年以来,电子行业黑天鹅事件频频发生,从美国制裁华为,到新冠疫情影响全球供应链格局,整个中美经贸关系乃至国家竞争层面都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形。 其实我也不想来碰瓷专家,抬高自己,但是国产替代确实对于企业和下面的从业者来说是个很大的心结,也是未来的一个选择,我想还是公开的发表自己的观点,也许内心有点不平或者愤怒。 首先,从中国企业发展本身来看,大部分中国TMT科技龙头企业,包括华为,中兴,联想,紫光,中国信通,浪潮,曙光,小米,OPPO,VIVO都是从事系统级的硬件生产,处于产业链的下游,获利情况远不及上游的欧美企业,以浪潮信息为例,2019年年中报,毛利率11%,净利率1.2%;INTEL 2020年毛利率62.1%,净利率31.3%;同期英伟达毛利率为58.6%,服务器我们为英特尔和英伟达打苦工;手机为高通打苦工,雷军还提出了硬件净利不超过5%的概念。 为什么,因为大部分中国企业没掌握上游的核心技术,主要还是芯片技术。 (当然华为因为芯片,操作系统等层面构筑了较强的实力,其毛利和净力才可以和欧美龙头比肩,才有机会每年投入数百亿的资金从事再研发工作。) 如果中国企业有必要去引领全球,这个工作肯定是逃避不了的,何需强调呢?以郭台铭和富士康来说,一直干代工就是中国人心甘情愿吗,因为科技能力和条件不充分,富士康也向面板上游,工业互联网进军,以获取更高利润。 最关键的是,美国政府以此为要挟,动辄全面禁止美国技术流入中国,已经到如此地步,还需要强调替代,好像不用了吧。 其次,很多的中国企业已经开始了国产替代工作,从最早的龙芯,兆芯,到飞腾,海光,到GPU,也到UOS,麒麟操作系统等等,工作已经在做,不过很辛苦,没有生态和应用上下游,加上国外巨头的商业策略应用得当,国产替代企业生存的很困难,活得很艰辛,压力也很大。 另外,下游的企业,以长城,同方,华为为例,也投入了大量的研发人员从事国产单板替代,整机替代,华为替代的板子有上万块,工作已经在做了,没理由的停下来,来回反复。 中国企业当然不拒绝同欧美企业合作,但是我们也不能不去开发和研制的自己的上游关键器件,这两者不矛盾。 最后,就是风险管理的角度来看,国际上通行的业务连续性体系(BCM),风险管理,供应链安全管理体系多个层面来看,都需要去保障关键核心原材料的安全和稳定性,很简单,营收数百亿上千亿的企业,而且在行业领导趋势的企业,无法安全稳定的保障自己的供应链体系安全,作为投资者来看,这个企业就是不值得信赖,也缺乏投资价值的。如果要安全稳定的发展,替代不可避免。 综合上述,我想对于众多的TMT的从业者来说,对于TMT企业来说,这已经不是强调不强调的问题,这个是关系企业生死存亡的问题,也是关系到以后饭碗的问题。记得在上研究生的时候,朋友开玩笑,台湾大学以前有三民主义的专业,后面因为形势发展撤销了,学者教授都掉饭碗了;刘强东在人大学社会学,以为未来可以当大官,后面同学们说找工作不好找,就去学习计算机编程了。 想起新冠疫情看到的方方,我感觉世界观都在变化,大学读了她多少小说,怀疑。 形势所迫,时不我待,中国加油。
  • 热度 10
    2020-5-18 21:51
    3841 次阅读|
    1 个评论
    华为再出发:三十功名尘与土
    2020年5月15日,继美国去年发动对华为的制裁一周年之际,美国BIS宣布限制华为使用美国的芯片技术和软件,意味着美国已经彻底 放 弃了在科技发展上要和中国保持协商态度,进而改变为直接打压和全面对抗。 如果说去年美国政府还在试探性的攻击,今年的新冠疫情让其像一只脱缰的野兽,彻底的丧失了理智和耐心,变得疯狂且又非常的暴 力,内忧外患让其已经黔驴技穷,不择手段。“预使其灭亡,先使其疯狂”,也许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但是美国政府自身选择了一条前景 并不光明的道路,我们也只能欣然面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为什么美国政府此时变得如此的激进?也许有以下几个原因吧。 首先,美国政府发觉,通过简单的技术限制手段去换取短暂的国家利益,已经无法让其在后续的发展和竞争中继续享受高枕无忧的地 位, 而且这种夜不能寐的心态在新冠疫情爆发后显现的尤为突出,作为世界头号经济,军事和科技强国,在疫情面前,丢尽了脸面,彻底丧 失 了一个大国的形象:1.疫情总人数第一,总死亡第一;2.军队感染数量第一;3.甩锅和推卸责任的形象全球第一;4.失业人数全球第一; 其次,美国人发现,在疫情爆发期间,作为全球大哥大的地位似乎并不稳固,欧洲里面无论是东欧还是西欧并不太可能完全跟其保持 行动一致:意大利,西班牙,英国,法国都需要接受中国的帮助和支持,而美国人对欧洲疫情只能冷眼吹牛逼,而且自身难保。这样养尊处 优,为非作歹多年的美国人感觉到非常的失落。 最后,美国国内有部分人需要从自身的政治利益出发,找到为疫情背锅的对象,而且必须要让这些人(也包括因为疫情失业和死亡的 人)有一个内心发泄情绪的窗口并得以释放。美国政府在过程里面也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拉拢五眼联盟发期索赔中国,但是小弟们各自利益 不一致,且跟中国有着很多的政治和经济利益牵连,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利益上都没有办法获取到想要的结果,这个局面是当大哥的不想看 到的“不是我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美帝在疫情完全没有起色,经济迅速下滑的前提下,匆忙的祭出了绝招,以挽回大哥大的颜面。 当然,美国政府这个“九阴白骨爪”确实会让中国的高科技产业遭遇内伤,其目的就是打压中国的风头,仿佛在告诉全世界,你再厉害, 还不得在核心技术上依赖我美利坚合众国,我美利坚还是全球的龙头大哥,挽回刚刚丢失在地上的面子。既然美国人已经出招了,那接下来 就是中国的企业和政府如何去拆招。 华为距离成立之初已经33年,俗话说三十而立,华为技术已经取得了世界上绝大部分企业不可能取得的成就,也可以称得上是中国 和全球通信业的一个传奇。“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每次读到岳飞的《满江红》,都会感慨到任何的成就和巅峰都只是过眼烟 云,作为一个历经磨难的企业,需要有在最为艰难的情况下二次创业和再出发的战略决心,当然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方法可以考虑。 1.首先,稳定核心的供应链和客户群体,打造核心的利益链上下游。美国政府的制裁必然会让很多下游的华为供应商遭受订单减少的 境遇,那如何来稳定这部分供应商的情绪和减少其损失,需要供应链的专家去采取策略去稳定;因为技术制裁的缘故导致部分海外客户 会放弃华为的5G技术,国内客户和政府部门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去弥补华为的订单损失,比如国产PC,国产服务器,国产AI平台等。 2.中国国内的芯片产业链,需要更多的协作和重组,无论是芯片材料企业,还是芯片制造企业,或者EDA企业,都需要采取短期攻关的 的措施,急速的提升产业链的能力,而这其中很多企业需要放弃商业利润等因素,需要政府调集人力,物力集中力量办大事,给予这些 企业和个人以奖励和激励,完全的依赖市场机制不太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 3.集中力量反击美国政府中“鹰派”和无耻之徒,优先让这部分人在三个月之内遭遇重大损失;另外在中国掌握的稀有资源和经济武器 上,让美国科技界的精英感受到中国的战略压力和战略威慑,比如稀土等等。 当然还需要考虑的因素有很多,也许很多人都会说“肉食者谋之”,为何不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呢?在和平的年代,美国政府的 这种行为也是会直接影响到未来的中国科技企业发展,作为从业者,也有必要去关心了解事实和未来走向。华为肯定不会因为这拨制裁 彻底倒下,但是华为肯定会在企业内部结构上做出一些变化和调整,以适应再次创业和再次出发的需要,无论多少艰难险阻,都无法阻挡 中国科技企业的成长之路。 华为,加油;中国加油。
  • 热度 25
    2020-4-14 21:26
    4729 次阅读|
    6 个评论
    制造业重返日美:是吹牛作秀还是破釜沉舟。
    截止今日,新冠疫情开始真正的进入了下半场: 美国的感染和病死人数都冠绝全球,无与伦比,更要命的是失业人数达到了1600万,专家预测美国最高失业率可以达到3000万+,超越任何历史记录; 日本的感染人数也破除了之前的优等生印象,已经让日本政府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而由于医疗物资的缺乏,让心思细腻的日本人觉察到了产业链的巨大缺陷,给未来的国家安全和产业安全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同样,东南亚,韩国的疫情连同日本的疫情,已经给下游的中国电子产业链带来了巨大的困扰。 MLCC巨头村田电子,日本和东南亚的大部分工厂出现了停工和半停工状态; 韩国的三星和海力士因为疫情,产能一直处于不足的状态; 受到上游缺货的影响,下游的情况就如热锅上的蚂蚁: 1.大量采用日系电容的通信电源就产生巨大的交付困难,原材料预计7月齐套; 大量的ICT厂家几乎就此停摆; 2.大量采用韩系和美系FLASH颗粒的金士顿,创见无法出货; 下游的 服务器和PC厂家几乎没有办法。 现在了解到ODM厂家只给客户满足订单合同实际缺货的产品,其余的预测产品都看不到未来的齐套生产,5月份和6月份几乎跨不过去。 为什么会产生如此痛苦的局面,电子和半导体的供应链在历史上已经出现了多次的短缺情况,而似乎一次比一次要缺得很严重呢? 个人了解和分析:目前半导体和非半导体电子材料是当前全球化分工最细,也是最为复杂的供应链的产业,而整个供应链链主要是聚集在东北亚,东亚和东南亚,欧洲和美国大部分是处于研发和设计阶段。 以内存条为例:日本生产的芯片材料供应给韩国,韩国本土生产的DRAM,然后提供给台湾的模组厂商,台湾模组生产好了,供应给大陆的代理商,代理商出货给整机生产商; 日本生产的芯片材料供应给美光新加坡工厂,新加坡美光的Flash颗粒,生产好了给西安力成封测,封测好了给金士顿加工成SSD,然后供应商给大陆的代理商,代理商出货给整机生产商; 而且下游的生产商有可能是ODM或者EMS,比如富士康,伟创力,加工好了销售给华为,浪潮,DELL,而华为,浪潮,DELL则是销售给最终的客户比如BAT, 或者运营商和政企客户等等。 当然,还有更多更为复杂的交易模式和供给关系在里面,让整个供应链变得异常的复杂和繁琐。 日本人是做最上游的电子材料,也涉足部分的半导体产品,比如东芝的Flash,也有下游的东芝的SSD,但是整体上看,日本人做最下游的产品时候总是缺乏和中韩的竞争力,似乎在成本和大规模制造上显得禀赋不足。 个人认为,日本政府和行业协会感受到了,过分细化和过长的供应链,让产业安全和企业发展的安全受到了一定的掣肘; 而密集了下游产业的中国大陆,在向中上游进军,产业链条变得更加完整,比如紫光FLASH,华天的封测,下游的SSD工厂和模组厂商多不胜数, 而日本完全不可能可以形成完整的上下游供应链,所以考虑部分产能回迁,尽量完善本土的产业链,同时也可以完善东南亚的产业链来制衡中国的产业链,毕竟东南亚国家在和日本政府外交和政治,经济谈判上会更加容易满足要求,而同巨大的中国市场和中国政府谈判,底牌和筹码都会差很多。 日本是完全有可能,也会采取措施逐步从中国迁出部分工厂和产能。 美国的议员和商务部长的提议从产业和经济的角度来看就不是那么明智和底气十足了,而更像是为了吸引眼球,转移视线和政治作秀。 美国企业在中国本土投资的制造业,比如3M,比如苹果的代工产业链富士康,立讯,蓝思科技等等,比如特斯拉,怎么样才能回迁美国,才能解决上千万人的就业,安抚处于焦虑和恐慌的美国人内心呢? 让美国人购买价格翻倍的苹果手机;购买价格翻几倍的基本医疗物资;都是美国消费者和美国市场无法承受的。制造业回迁,那首先需要整体供应链的回迁才可以:苹果手机美国制造----玻璃也要去美国造?螺丝也要去美国造?彩盒说明书?金属外壳?手机玻璃?摄像头组件? 那整个手机得多少刀,苹果还怎么和华为,三星竞争呢。 美国的政客提议更像是气急败坏的人,在撒泼撒野,说气话和吹牛逼。 当然不排除简单供应链的企业可以回迁美国,比如高端药物,而中等复杂和复杂供应链的产业基本上是不太可能大规模回迁。 虽然日美的提议实践起来需要时间,而且范围也不会很大,但是日美,更为重要的是台湾企业会有可能大量转移到东南亚,东南亚和南亚产业完整后,还是会对中国制造产生一定的影响,需要做更为细致的研究,而不是看什么界面新闻等上的南亚人很懒惰,东南亚基础设施很差,以台湾人看大陆的视角来看东南亚,提前做好产业升级和供应链风险预防。
  • 热度 47
    2020-4-4 12:34
    2048 次阅读|
    0 个评论
    新冠疫情后的中国制造:加速升级和自主可控
    2020年开始,世界没有享受一个祥和幸福的开始,却遇上了噩梦般的疫情,而今中国已经基本摆脱了疫情带来的伤害,而海外疫情给他们国家带来的焦虑,恐慌和死亡确让人更加触目惊心,而从更长远的经济角度来看,欧美国家的制造体系确实表现得脆弱不堪,经济全球化的重新思考重新构建会加快。 1.医疗物资奇缺无必,而欧美国家过度依赖全球化分工导致欧美本土得的生产能力极度贫乏。 首先是意大利告急,接着就是西班牙奔溃,目前就是纽约危机,而制造业根基比较好的德国,日本和韩国,却没有遭遇如此的依赖症,当然国家疫情防控和体系建设也较前三个国家更为完善和稳妥。 各欧美国家不得不低下往日高傲的头,将目光转向他们眼中只配做产业链下游的中国企业,口罩,防护服,呼吸机。 新冠过后新的传染病产生,欧美制造还要只玩高端大气上档次? 2.贸易保护主义加速抬头,美国政府的忧虑感加速。 疫情初期,美国政府表现出来的冷漠确实让国人刮目,而且趁火打劫,从中渔利的行为为人不齿。 首先舆论上煽风点火,人权问题,政治体制问题,产业回归,层出不穷; 其次,继续延续贸易战和科技战,对于中国进行技术封锁和重点企业压制; 最后,3/27号还通过了《台北法》,扰乱中国发展的正常规划; 3.全球产业供应链依赖加深,供应链安全解构难度加大。 欧洲缺呼吸机,生产组装在中国,但是核心元器件供应大部分在欧洲,疫情重点在欧洲,本身就是一个困局; 存储芯片最大需求在中国,最大的产出是在韩国(三星,海力士),台湾;上游的设备和材料是日本和欧洲; 以上因素对于中国制造的都会带来不良影响的,尤其是贸易保护主义会较深的影响中国经济走向,从目前的资本层面和企业管理层反馈出来的信息都是非常不利的,美日台企业表现出来的负面情绪会更明显,因为美国重点打击的区域是电子信息产业,欧洲除去德国瑞士有一定影响,其余都影响不大。未来的中国制造,需要克服的不利因素会更多,也会更坚定的促使我们走安全可控和产业升级的道路。 1.加速重要行业的核心元器件,核心零部件,核心装备的国产化进程,确保国家产业安全和可持续发展。 大部分都会觉得在吹牛逼,喊口号,最终会和米国人欧洲人妥协,依照当前的环境来看,米国会经常性的以此来要挟和遏制中国企业的产业升级,这是我们没法承受的,如果呼吸机里面的芯片,部件不给你了,肯定会是灾难性的结局;服务器的CPU,交换路由的芯片等等都是命脉,如果全面开火,后果将不堪设想,产业下游的基本都是中国高科技目前的主力企业。目前需要下游的龙头企业,央企和政府牵头,组织生态和产业链建设,反推上游的供应链建设和升级,形成产业经济,确保科技行业可持续发展。以ICT产业为例子,我们完全有可能这样设计产业发展,以华为的CPU芯片为核心,配套深圳/上海/北京的芯片国产厂商,在大湾区配套周边的电源,结构,系统厂商,软件厂商,首先形成产业生态区域,实现一个初步完整的国产ICT圈子和链条,逐年的升级和更替。同样,欧美Wintel的生态也可以继续发展,但是我们可以依据外部环境做出自己的调整,同样允许欧美国家中的中立国家的技术,产品进入国产链条,确保产业,技术和产品可以更加完整和更加快速的成长。 2.重点区域加快产业升级和低端产业调整转移,形成产业经济协调发展。 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例,深圳,广州需要首先避免产业空心化的趋势,高端制造需要加快培育,尤其是可以确保产业安全的芯片元器件,高端材料,高端医疗等都是可持续发展的需要的。深圳和广州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产业上游的事情,去研发设计集成电路,去研发芯片材料,去研发电子材料,去研发CT等高端医疗设备甚至核心部件。其次,低端产业,手工作坊需要加快转移到更需要他的粤港澳周边地区,甚至东南亚地区,形成沿海和内地产业配套发展。目前相对人力密集的服装,鞋帽,人力需求更多的电子组装工厂。比如什么电子烟小工厂,还有什么小电镀厂,低价值的流水线组装厂。租金也贵,人力也贵,水电气都是贵,而且带不来产业和城市价值的升值。这也是全局性的问题,粤港澳地区未将低端产业淘汰,实现高端产业,那周边地区也无法承接相对低端的产业,如果全国各地都在低端产业互相博弈,产业布局和产业协同确实无法形成良性发展。另外,并非中西部地区都要承接沿海的低端制造,也需要依据禀赋发展地区的特色产业,但是需要避免全国一窝蜂的上马同一产业,导致产能过剩,刺刀见红。当然我们在中部地区,包括和河南,湖北,湖南,江西都看到地方承接了很多电子信息产业的供应链,包括PCB,手机玻璃,电子组装,屏幕组件等等都具备一定产业规模,需要加速的是深圳,广州,北京和上海的上游产业的研发和培育,未来铁定需要去同欧美日企业去抢夺供应链上游的饭碗,不像紫光赵伟国董事长所说的那样委婉,必须要去同跨国巨头展开阵地战和遭遇战,否则产业升级和腾龙换鸟还真的是个空话,我们没法指望网红,共享经济担负起中国经济的脊梁,疫情告诉我们,有担当和责任的必须是长期积累和负重前行的中国科学家和专业技术人员,当然包括医生,也包括各行各业最有责任的人。 未来加油,中国加油,
  • 热度 9
    2020-2-20 18:02
    4136 次阅读|
    4 个评论
    美国政府患了华为焦虑症?
    当全国人民还在忙于抗击疫情的时候,美国政府似乎又闲不住了,下面先看几则最近关于美国政府和华为的新闻: 1. 新华社华盛顿2月13日电(记者周舟)美国商务部13日宣布将一项“临时通用许可”延长45天,第四次推迟针对华为及其附属公司现有在美产品和服务所实施的交易禁令,以避免禁令对美国公司和消费者造成不利影响。 美国商务部当天发表声明说,“临时通用许可”允许美国企业在4月1日前,向华为及其非美国附属公司进行“特定”及“有限的”的出口、再出口和转让产品或技术等交易。 2. 据外媒报道,美国商务部正起草对所谓外国直接产品规定进行调整的计划,可能将阻止包括台积电在内的企业向华为提供芯片。该规定限制外国企业将美国技术用于军事或国家安全产品,相关调整将允许商务部要求世界各地的芯片企业在获得许可的情况下,才能使用美国设备生产供应给华为的芯片。 3. 新京报讯(记者 陆一夫)对于美国司法部在新的起诉书中指控公司涉嫌诈骗和串谋偷窃商业机密,北京时间2月14日,华为在社交媒体上作出回应,称美国司法部提起新的诉状并非基于执法目的,而是出于竞争原因试图对华为声誉和经营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美国政府现在是特别关心华为的发展,甚至超越很多的中国同胞,是美国整个国家患上了华为恐惧症还是另有所图。 首先,从第一第二则新闻来分析,一方面声明延长对华为的进口许可,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是给华为和美国政府一个谈判可能性,也就是 说有条件可以谈;第二则新闻就是告诉华为和中国政府,我现在延长许可,但是未来可以给与华为更严格的禁止和围剿方式,也就是要挟意味 非常的浓郁。 关于美国商务部的起草的议案,我们首先简要的了解一下美国的政治体制。 美国政治体制是采取三权分立的体制,立法,司法和行政,商务部是属于行政部门; 美国行政部门需要立法,需要依照美国的立法的流程: 美国国会是美国政府的最高立法机构,当然包括参议院和众议院。 而在美国,任何人都可以拟定立法草案,但是新立法只有国会议员和助理拟定,选民和组织科将拟定的库发草案给选区的议员; 在这里,美国的行政部门包括美国总统和内阁成员向参众两院议长提出立法草案。 美国商务部起草的计划是属于立法草案的一种,但是美国的立法程序相当的复杂和长久,这个计划草案还是一个意向而已,远远没有 到真正落地执行的阶段,所有关心华为的供应商,客户没有必要为了这样的消息过分焦虑。 其次,从第三则新闻来分析,美国司法部起诉华为涉嫌欺诈和盗取机密罪名,这个从本质上来说是美国行政部门(司法部)向美国司法部 门(法院)提起诉讼,是属于另外一种性质的斗争方式,在美国的政治制度下,起诉是非常常见的形式,个人,组织和集团只要有所谓合适的 一些证据 ,都可以向美国法院提起起诉,很多经济起诉和流氓企业都喜欢起诉,更何况美国有数不胜数的利益集团,所以这个起诉可以更不用 引发 大家的担心和焦虑。 最后,简单的综合一下,为什么美国有各种各样的人员,群体和组织都一直咬着华为不放,在适当的时间,地点制造出相关的话题,是 美国真的患上了华为焦虑症,华为真的强大得让美国寝食难安吗?我的理解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 第一,在美国国内,利益集团的利益在一定时期是高于所谓的国家利益,在这里我不是说美国的个人和组织没有国家利益之说, 而是在针对华为的各种拟定的各种行政命令,法案还没有完全上升到最高的国家利益,比如俄罗斯购买流氓国家的石油和战略物资, 这个是美国整个国家利益层面的问题,政府和议会都不会允许出现,需要高度统一拳头,制裁某些公司和个人。华为虽然在5G技术上 存在部分领先的部分,但是此项技术并未从根本上动摇美国的高科技领先根基,也没有冲击绝大多数美国人和美国集团的利益,当然华为如果 作为中国经济的代名词,那影响可能又不一样。在美国国内存在利益集团,政党和政府三大政治势力,代表中国经济的华为肯定会给不同 政治势力带来影响和冲击,而为了维护自己利益集团的利益,利益集团会选择代表,无论是议员,还是行政部门,都是利益集团游说的 对象,就会采取相应的措施-比如起诉,比如立法草案等等。个人认为,美国还没有把华为作为塔利班和二战纳粹那样的敌人,一定要从 根本上扼杀华为和打垮中国经济。2020年是美国的大选年,各种政治势力从选票的角度,也会抛出各种有利于自己的提案和措施,华为 遭遇的这个情况也肯定包含类似因素,无需惊慌。 第二,制造战略焦虑和恐慌,打击华为的客户和供应商的信心,在美国内部存在很多的利益集团,也许是代表华为直接的市场竞争对手, 也许是华为曾经得罪过的美国政客,也许是华为的元器件供应商的对手。很简单,华为在美国的芯片供应商众多,这些供应商在美国也 会存在各种敌对集团,通过打击华为就可以直接打击这些供应商的利益(这里只做假设);同样,美国政府代表的利益集团,通过类似的 新闻可以让华为的客户(全球各大运营商)和大型企业担心华为未来是否有违约的风险,而减少同华为的订单和合作,这个从逻辑上也是 可以说得通的。个人认为大型的运营商和企业集团都会有相应的智囊做出正确判断,对于类似新闻不会做过多的关注。 第三,针对华为的制裁和措施为什么在2019年和2020年越来越频繁,首先华为的经济规模已经比较庞大,2018年营收已经达到了 7200亿; 其次,华为在中国经济中的象征意味非常浓厚,高科技的代表,非常具有中国的代表性和象征性;最后,欧美很多政府都是利益最大化的外交 措施,有点类似专利流氓相似的措施,在企业未成长壮大之前,还未到收割的时候,就不值得采取各种流氓措施,去收割经济利益;当适当 的时候,企业已经成长壮大,达到利益最大化的时候,他们会果断出手,获取集团的利益。 简而言之,华为在这样的政治和外交环境下发展,对于华为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无论是华为还是相关的供应商,台积电,富士康, 还是日本的TDK,村田,韩国的三星,海力士等,都需要从长远来考虑;中国大陆的供应链体系,更是需要协同华为去坚决加快国产替代, 也许到某一个时期,美国政府大部分的利益集团都指向打击中国经济,华为和他相关的供应链体系都会遭遇巨大困难,未雨绸缪从来就不会太 晚,记得去年在华为西安研究所附近,一位资深的前辈分析了美国和盟国并非铁板一块来参与贸易战争,万一有一天,真的有松散联盟,对于 华为来说也是很头疼的事情。我们就像面对疫情一样,面对这样的困难,战略上重视,战术上不需要过分焦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