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标签: 波士顿矩阵

相关博文
  • 热度 1
    2019-4-4 22:27
    4126 次阅读|
    3 个评论
    在我的中学时代,不善言词的父亲总会向周围的邻居自豪的提起我家彩电,这是TCL 牌的彩电。TCL /康佳/创维/长虹曾经是中国彩电界的“四大天王”,90年代的江湖地位绝对 不亚于现在的联想和华为。而且TCL 的李东生,创维的黄宏生,康佳的陈伟荣都是华南理工大学的78级同学,被媒体称呼“华工三剑客”。现在提起这三家曾经赫赫有名的企业, 国人心目中很少把他们和“高科技”和“高大上”联系在一起,国人心目中科技企业,比如华为,比如阿里巴巴,比如大疆,比如华大基因。 下面简单的介绍TCL的发展历史: TCL 成立于1981年,是惠州市政府控股和投资的国有企业,改革早期的广东地级市政府投资了很多国企,比如现在经常处于媒体头版的格力电器,是珠海市政府的杰作, 佛山市三水的健力宝,也是政府的杰作。经过多次的合资,重组,在1997年形成了TCL 集团。2004年,TCL 集团在深交所上市,TCL通讯科技在香港上市,在21世纪头10年, TCL在中国科技领域还是相当有分量的企业和品牌。但是进入2010年以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大量的ICT 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快速壮大,华为和中兴短时间内部在销售上突破 100亿,达到1000亿规模,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发展更是令老牌的TCL 刮目相看。在长期的探索中,TCL的领导找到了自己的发力点和战略,垂直整合,2009年,在多年被国际面板 大厂卡脖子的经历后,联合深圳市政府成立深圳华星光电,斥巨资打造先进世代面板线,实现彩电业务的垂直整合。而今年TCL 的高层进行了巨大业务重组也是围绕华星光电展开 的,下面是最近的两段的关于TCL重组新闻。 新闻一: “李东生把包括电视以内的所有终端都卖了,且只卖了47亿元,等于TCL品牌跟现在上市公司无关了,几十年的经营只有47亿元。” 上述行业人士发表了和众多股民相同的看法,此次出售的资产价格不尽合理。 事实上,TCL集团的品牌价值更多体现在其终端上。 9月26日,在芬兰赫尔辛基第十届欧洲论坛揭晓了2018(第24届)中国品牌价值100强研究报告,其中,TCL入围榜单以879.88亿 的品牌价值位列第8,持续13年居电视机制造业榜首。 与此同时,与面板业务进入熊市不同,出售的终端业务其实是被TCL集团赋予期待的。 从数据上看也是如此。其第三季度财报显示, 公司海外市场盈利持续提升,TCL电子重点客户和渠道拓展成效显著,重点区域业绩实现快速增长, TCL通讯同比大幅减亏,并在三季度实现当季度盈利。 新闻二 2019年4月2日,TCL集团披露重大资产重组的最新进展,截至公告日,交易各方严格履行《重大资产出售协议》的约定及各项承诺,有序推进重组事项。 TCL集团已收到51%的交易价款,即合计人民币242,760万元,并完成标的资产的过户及相关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交易对方将依协议约定支付剩余价款, 即合计人民币233,240万元。TCL集团在2018年12月7日披露重大资产重组相关事项, 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以产品技术创新和运营效率驱动企 业 高质量发展,转型为高科技产业集团。 新闻一里面代表了很多利益相关者包括股东和董事的看法,大多数是持反对和不同意见,认为TCL 集团不应该贸然放弃多媒体和通讯业务, ALL IN 华星光电,冲击半导体业务。新闻二代表了TCL 集团管理层的最终产品战略和方向。 个人认为李东生董事长的战略眼光和战略雄心确实令人钦佩,在《凤凰卫视》看过对他的专访栏目,看采访他的节目,非常的儒雅和文质彬彬, 和任正非和董明珠绝对不是一个流派的,他能顶住集团内部和外部的各种既得利益者的压力,形成当前聚焦半导体显示业务的战略方向,是一件非常 值得钦佩的。中国的大多数企业一旦发展形成规模,企业要进行战略变革都会面临巨大的阻力和障碍,很多企业的领导者都会碍于内部和外部的各种 压力而放弃变革和创新,最终导致企业寿终正寝,灰飞烟灭。 依据产业变革和创新的相关理论,我简单的分析了TCL 变革的原因: 1.随着科技进步和创新加速,全球化企业巨头都开始进行产业聚焦,减少和出售了多元化的业务,比如通用电气出售了很多非关键业务,包括中河 飞机系统, 通用电气正在告别其医疗保健、石油天然气和机车业务。该公司仍在为托马斯·爱迪生创立的标志性电灯泡部门寻找买家。通用电气此前 还出售了其 电器部门、媒体巨头nbc环球以及被称为通用金融的大型银行的大部分股份。但到目前为止,通用电气还没有采取行动缩减其蓬勃发展的航空业务。比如ABB 已经出售了电器部门,更加聚焦在电气和自动化等业务。比如IBM 出售了PC 和X86低端服务器部门,聚焦云计算和科技服务。我的老东家惠普集团分割PC业务,成立HPE也就是惠普企业集团,聚焦企业IT服务。国际巨头的战略选择都是聚焦核心业务,高科技和高利润业务。 新的高利润和高成长的业务。TCL 的手机通讯和多媒体,面对着苹果华为,电视面对着小米,两块业务对于当前的TCL 来说绝对不属于未来发展的方向, 也不会给TCL 形成未来的核心竞争力,剥离出核心业务,从全球企业的发展来看是值得肯定的。 2.华星光电发展形势和优势非常明显,2018年TCL集团利润40.7亿,华星光电贡献过半。我简单的结合波士顿矩阵理论来做个简要的分析。 华星光电:已经由“明星业务”转化为 “现金牛业务” 。2009年到2019年,TCL 集团和深圳国资委持续的给华星光电注入资本,扶植发展壮大,2013年就开始在行业内部盈利,当时的中国有台系的群创,奇美,友达,还有合资的深超和,中国大陆的京东方等等,大跃进后的产能过剩。时至今日,华星光电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利润收入来源,TCL 完全可以按照理论的战略模型,重点发展和维持。 TCL多媒体和TCL 终端:TCL 通讯终端在全球手机市场基本上是可以忽略不计,在手机前五占据95%利润情况下,TCL 根本没有必要继续投入去 发展,绝对的 “瘦狗业务” 。TCL 多媒体也就是常见的TCL 电视业务,该块业务虽然短时间可以赚钱,但是利润率偏低,而且不符合“高科技”的定位, 而且随着小米和华为等互联网电视发力,利润会越来越低,属于“现金牛”向“瘦狗”过渡业务。 半导体材料:该块业务长期被日本和韩国的国际巨头把持,在集团发展刚刚起步,属于 “明星业务”和“问题业务” 之间,需要继续观望几年确定 该块业务定位。 我相信TCL 在做最终决策时候,肯定在国际上和国内咨询了大量的机构和专家,最终作出了当前转型决策。 当今社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着社会变革,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无一不在加速改变着企业发展和社会变革。 上世纪90年代,我们认为能制造家电的企业就是科技企业了; 21世纪初,我们认为PC 企业就是科技企业了; 当今时代,高科技已经有了新的定义和概念,企业的发展战略必须要结合当今社会的科技发展方向作出选择。 TCL 选择的是聚焦新材料的科技方向,也就是半导体显示和半导体材料,是符合技术发展潮流和方向的。 当然我了解到的其他很多企业也在作出变化,比如很多企业都去试水芯片,格力,富士康,阿里巴巴,当前也有 新华三。但是以上都不是聚焦业务,只是策略性的业务变化,当然很多企业有其他考量。 所以,高科技企业的业务一旦被扒去“科技”外衣,成为传统业务,就会在组织变革被抛弃,就会被时代给抛弃。 如果中国企业还在安于使用米国的芯片不做任何思考和替代考虑,我们就是服务器和网络设备,手机和电脑的组装厂; 如果中国企业还在安于使用日本的机床不做任何替代研究考虑,我们就是廉价金属零件的加工厂; 如果中国企业还在安于使用ABB 的机械手和日本的减速机,不做任何替代考虑,我们的机器人就是的机械零件组装线; 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必须跟上技术变革的步伐,瞄准自身上下游的核心利益环节,进行技术创新和聚焦,最终形成强大的竞争力。 华为的手机之所以在现在几年开始收割:因为华为突破了手机的核心器件-芯片; 华为的基站/滤波器之所以世界领先:因为华为在通信基础研究和通信射频领域取得理论和应用的突破-包括芯片和通信标准; 华为也开始在IT产品的领域开始突破Intel的CPU防线,开发了ARM芯片服务器和AI服务器,在服务器产品线上已经取得了更多的选择和优势,智能计算的未来会更加辉煌; 那中国其他的企业呢,新华三会不会在以太网交换机芯片领域突破博通和Marvell的防线? 小米的松果能不能成为第二个海思半导体,需要更多人更久的投入和努力。 最后,向TCL的李东生董事长致敬,相信TCL 的产业聚焦会取得更长远的成功,基业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