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标签: 高科技

相关博文
  • 热度 1
    2019-4-4 22:27
    4126 次阅读|
    3 个评论
    在我的中学时代,不善言词的父亲总会向周围的邻居自豪的提起我家彩电,这是TCL 牌的彩电。TCL /康佳/创维/长虹曾经是中国彩电界的“四大天王”,90年代的江湖地位绝对 不亚于现在的联想和华为。而且TCL 的李东生,创维的黄宏生,康佳的陈伟荣都是华南理工大学的78级同学,被媒体称呼“华工三剑客”。现在提起这三家曾经赫赫有名的企业, 国人心目中很少把他们和“高科技”和“高大上”联系在一起,国人心目中科技企业,比如华为,比如阿里巴巴,比如大疆,比如华大基因。 下面简单的介绍TCL的发展历史: TCL 成立于1981年,是惠州市政府控股和投资的国有企业,改革早期的广东地级市政府投资了很多国企,比如现在经常处于媒体头版的格力电器,是珠海市政府的杰作, 佛山市三水的健力宝,也是政府的杰作。经过多次的合资,重组,在1997年形成了TCL 集团。2004年,TCL 集团在深交所上市,TCL通讯科技在香港上市,在21世纪头10年, TCL在中国科技领域还是相当有分量的企业和品牌。但是进入2010年以后,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大量的ICT 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快速壮大,华为和中兴短时间内部在销售上突破 100亿,达到1000亿规模,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发展更是令老牌的TCL 刮目相看。在长期的探索中,TCL的领导找到了自己的发力点和战略,垂直整合,2009年,在多年被国际面板 大厂卡脖子的经历后,联合深圳市政府成立深圳华星光电,斥巨资打造先进世代面板线,实现彩电业务的垂直整合。而今年TCL 的高层进行了巨大业务重组也是围绕华星光电展开 的,下面是最近的两段的关于TCL重组新闻。 新闻一: “李东生把包括电视以内的所有终端都卖了,且只卖了47亿元,等于TCL品牌跟现在上市公司无关了,几十年的经营只有47亿元。” 上述行业人士发表了和众多股民相同的看法,此次出售的资产价格不尽合理。 事实上,TCL集团的品牌价值更多体现在其终端上。 9月26日,在芬兰赫尔辛基第十届欧洲论坛揭晓了2018(第24届)中国品牌价值100强研究报告,其中,TCL入围榜单以879.88亿 的品牌价值位列第8,持续13年居电视机制造业榜首。 与此同时,与面板业务进入熊市不同,出售的终端业务其实是被TCL集团赋予期待的。 从数据上看也是如此。其第三季度财报显示, 公司海外市场盈利持续提升,TCL电子重点客户和渠道拓展成效显著,重点区域业绩实现快速增长, TCL通讯同比大幅减亏,并在三季度实现当季度盈利。 新闻二 2019年4月2日,TCL集团披露重大资产重组的最新进展,截至公告日,交易各方严格履行《重大资产出售协议》的约定及各项承诺,有序推进重组事项。 TCL集团已收到51%的交易价款,即合计人民币242,760万元,并完成标的资产的过户及相关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交易对方将依协议约定支付剩余价款, 即合计人民币233,240万元。TCL集团在2018年12月7日披露重大资产重组相关事项, 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以产品技术创新和运营效率驱动企 业 高质量发展,转型为高科技产业集团。 新闻一里面代表了很多利益相关者包括股东和董事的看法,大多数是持反对和不同意见,认为TCL 集团不应该贸然放弃多媒体和通讯业务, ALL IN 华星光电,冲击半导体业务。新闻二代表了TCL 集团管理层的最终产品战略和方向。 个人认为李东生董事长的战略眼光和战略雄心确实令人钦佩,在《凤凰卫视》看过对他的专访栏目,看采访他的节目,非常的儒雅和文质彬彬, 和任正非和董明珠绝对不是一个流派的,他能顶住集团内部和外部的各种既得利益者的压力,形成当前聚焦半导体显示业务的战略方向,是一件非常 值得钦佩的。中国的大多数企业一旦发展形成规模,企业要进行战略变革都会面临巨大的阻力和障碍,很多企业的领导者都会碍于内部和外部的各种 压力而放弃变革和创新,最终导致企业寿终正寝,灰飞烟灭。 依据产业变革和创新的相关理论,我简单的分析了TCL 变革的原因: 1.随着科技进步和创新加速,全球化企业巨头都开始进行产业聚焦,减少和出售了多元化的业务,比如通用电气出售了很多非关键业务,包括中河 飞机系统, 通用电气正在告别其医疗保健、石油天然气和机车业务。该公司仍在为托马斯·爱迪生创立的标志性电灯泡部门寻找买家。通用电气此前 还出售了其 电器部门、媒体巨头nbc环球以及被称为通用金融的大型银行的大部分股份。但到目前为止,通用电气还没有采取行动缩减其蓬勃发展的航空业务。比如ABB 已经出售了电器部门,更加聚焦在电气和自动化等业务。比如IBM 出售了PC 和X86低端服务器部门,聚焦云计算和科技服务。我的老东家惠普集团分割PC业务,成立HPE也就是惠普企业集团,聚焦企业IT服务。国际巨头的战略选择都是聚焦核心业务,高科技和高利润业务。 新的高利润和高成长的业务。TCL 的手机通讯和多媒体,面对着苹果华为,电视面对着小米,两块业务对于当前的TCL 来说绝对不属于未来发展的方向, 也不会给TCL 形成未来的核心竞争力,剥离出核心业务,从全球企业的发展来看是值得肯定的。 2.华星光电发展形势和优势非常明显,2018年TCL集团利润40.7亿,华星光电贡献过半。我简单的结合波士顿矩阵理论来做个简要的分析。 华星光电:已经由“明星业务”转化为 “现金牛业务” 。2009年到2019年,TCL 集团和深圳国资委持续的给华星光电注入资本,扶植发展壮大,2013年就开始在行业内部盈利,当时的中国有台系的群创,奇美,友达,还有合资的深超和,中国大陆的京东方等等,大跃进后的产能过剩。时至今日,华星光电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利润收入来源,TCL 完全可以按照理论的战略模型,重点发展和维持。 TCL多媒体和TCL 终端:TCL 通讯终端在全球手机市场基本上是可以忽略不计,在手机前五占据95%利润情况下,TCL 根本没有必要继续投入去 发展,绝对的 “瘦狗业务” 。TCL 多媒体也就是常见的TCL 电视业务,该块业务虽然短时间可以赚钱,但是利润率偏低,而且不符合“高科技”的定位, 而且随着小米和华为等互联网电视发力,利润会越来越低,属于“现金牛”向“瘦狗”过渡业务。 半导体材料:该块业务长期被日本和韩国的国际巨头把持,在集团发展刚刚起步,属于 “明星业务”和“问题业务” 之间,需要继续观望几年确定 该块业务定位。 我相信TCL 在做最终决策时候,肯定在国际上和国内咨询了大量的机构和专家,最终作出了当前转型决策。 当今社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着社会变革,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无一不在加速改变着企业发展和社会变革。 上世纪90年代,我们认为能制造家电的企业就是科技企业了; 21世纪初,我们认为PC 企业就是科技企业了; 当今时代,高科技已经有了新的定义和概念,企业的发展战略必须要结合当今社会的科技发展方向作出选择。 TCL 选择的是聚焦新材料的科技方向,也就是半导体显示和半导体材料,是符合技术发展潮流和方向的。 当然我了解到的其他很多企业也在作出变化,比如很多企业都去试水芯片,格力,富士康,阿里巴巴,当前也有 新华三。但是以上都不是聚焦业务,只是策略性的业务变化,当然很多企业有其他考量。 所以,高科技企业的业务一旦被扒去“科技”外衣,成为传统业务,就会在组织变革被抛弃,就会被时代给抛弃。 如果中国企业还在安于使用米国的芯片不做任何思考和替代考虑,我们就是服务器和网络设备,手机和电脑的组装厂; 如果中国企业还在安于使用日本的机床不做任何替代研究考虑,我们就是廉价金属零件的加工厂; 如果中国企业还在安于使用ABB 的机械手和日本的减速机,不做任何替代考虑,我们的机器人就是的机械零件组装线; 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必须跟上技术变革的步伐,瞄准自身上下游的核心利益环节,进行技术创新和聚焦,最终形成强大的竞争力。 华为的手机之所以在现在几年开始收割:因为华为突破了手机的核心器件-芯片; 华为的基站/滤波器之所以世界领先:因为华为在通信基础研究和通信射频领域取得理论和应用的突破-包括芯片和通信标准; 华为也开始在IT产品的领域开始突破Intel的CPU防线,开发了ARM芯片服务器和AI服务器,在服务器产品线上已经取得了更多的选择和优势,智能计算的未来会更加辉煌; 那中国其他的企业呢,新华三会不会在以太网交换机芯片领域突破博通和Marvell的防线? 小米的松果能不能成为第二个海思半导体,需要更多人更久的投入和努力。 最后,向TCL的李东生董事长致敬,相信TCL 的产业聚焦会取得更长远的成功,基业常青。
  • 热度 10
    2015-11-17 11:32
    564 次阅读|
    0 个评论
    在日前举行的法兰克福汽车展上,福特汽车公司推出了一种新的汽车功能:允许汽车司机预设车辆行驶的最高时速,同时车载的摄像头和软件能够读取道路上的标识并作出反应,自动加速或减速汽车行驶。事实上,欧洲地区生产的汽车的早已经出现了主动限速器功能,但在福特的本土国家——美国,这个功能还没出现。 高科技汽车军备竞赛拉开帷幕 因为在美国的道路上使用这种功能会有一定限制,因为其标识总是会很模糊,或者是被灌木丛遮挡。所以专家总是讽刺说,在美国推广无人驾驶汽车或是汽车自主驾驶还需要好几十年。 但与此同时,汽车制造商之间一场关于“自动半自动驾驶”的高科技汽车军备竞赛却经已点燃。所谓“半自动”是指,该功能可以帮助控制棘手或烦人的驾驶情境,但不能完全自主,它仍需要人类司机在场监控。 汽车制造商表示,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让能够在生死攸关时做出驾驶判断,自主控制汽车急刹、加速或减速的半自动驾驶功能逐渐克服人们对激动车驾驶的恐惧。而在短期内,汽车公司则计划通过这些功能让驾驶变得更加简便——以及提高汽车销售利润。 对于普通人来说,当他们买到一辆具有半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时,也足够兴奋的了,尤其是那些多年没有关注过汽车技术的人。 德勤全球汽车咨询公司主管Joseph Vitale Jr.表示:“人们都希望驾驶能够更容易、安全和有趣。” 最大的赢家会是谁? 如果说自动驾驶便已经让世界为之疯狂,那么在这场汽车军备赛中,最大的赢家应是那些拥有电子传感器、智能摄像头和软件配套,能够让自动驾驶功能成为可能的汽车公司。 在此领域中,正处于成长期的高科技公司包括传统汽车供应商德国大陆集团(Continental AG)、以色列Mobileye Vision,以及消费者科技巨头谷歌、苹果、三星电子、索尼等等。 比如硅谷的英伟达公司,虽然视频游戏仍是该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但汽车业的利润正保持强劲的增长势头。 为什么?因为他们正尝试着“比半自动驾驶更加疯狂的事情”。 传统汽车厂商向此方向进军所踏出的第一步,是梅赛德斯-奔驰S级推出的“在交通拥堵时具有自动跟随前方车辆”功能,如今这个智能的驾驶系统功能已经在更多梅赛德斯汽车上普及。宝马、本田、现代等传统汽车公司也将陆续推出类似的智能驾驶功能。 而硅谷创业公司特斯拉最近就打破壁垒地推出了“自动驾驶”功能,据雷锋网此前报道,由于该软件具有深度学习功能,能够依据人类司机的驾驶数据而学习驾驶技巧,不断提升自动驾驶技能。对很多人来说,这真是疯狂而不可思议的。 可以说,自动驾驶的高科技汽车才是未来发展的方向,谁能够在这个未来占据主导权,谁就能保持自身汽车巨头的市场地位。 2020年,是“汽车奥林匹克运动会” 最近,福特为自家汽车增加了“自动提车辅助系统”功能,不过,工程师发现,这些功能指导的泊车会停得过于紧凑,以致司机无法将车取出。为此,工程师又往该软件添加了取车功能,这样一来,整套软件系统售价约为395美元。 宝马新旗舰7系列轿车同样具有远程自动停车功能,即使车内无人,汽车也可以根据司机的遥控指示进行泊车。 互联网科技公司谷歌,当下则正与六家汽车公司商议着,目标在2020年推出其无人驾驶汽车系统。而同年,日本的三家汽车巨头——丰田、东风日产以及本田则计划向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观众和运动员,提供使用无人驾驶汽车的出行服务。三家汽车厂商预计在2017年完成公路测试。 为了迎战,汽车制造商唯有变革。而到了2020年,奥林匹克运动会不止是运动员之间的竞技,而且还是汽车行业真qiang实弹比拼的时刻,而且不限于传统汽车制造商。届时,传统汽车巨头以及互联网汽车科技公司都将参与到这场属于汽车的高科技军备竞赛当中。
  • 热度 19
    2015-5-22 13:42
    978 次阅读|
    1 个评论
      秦淮警方近日捣毁一个地下赌场,该赌场藏身石鼓路一家咖啡厅,号称最公平的高科技赌场,赌博洗牌、发牌全部由机器人完成,赌客只需和机器人对赌即可。所谓的公平,吸引大批赌徒与机器人对赌,短短1年时间涉案赌资就超亿元。   赌徒圈疯传石鼓路有个高科技赌场   今年4月开始,秦淮公安分局淮海路派出所民警经常从抓获的赌徒口中听说辖区内有个神秘赌场,民警调查发现,原来,该赌场在石鼓路附近,赌场对顾客要求极高,一般赌徒根本进不去,想要成为他们的入幕之宾必须有熟人介绍,并调查你的经济实力后才会让你进入参赌。   据赌徒交代,这家赌场实行高科技赌博,就是赌客与机器人对赌,整个过程基本不需要赌场方的人参与,所以号称最公平的赌场。   民警发现,这个地下赌场位于三楼,二楼所有通道均被封死,只留一个电梯上下,而电梯外是防盗门,防盗门上装着可视通话门铃。   据房主表示,他将房子租给一个刘姓男子,对方很爽快地付清3年房款,虽然挂了一个咖啡屋招牌,但是从来没见过对外营业。   民警在外围进行蹲守发现,该赌场每天一般有20多个赌徒进出,从下午1点到第二天的早上6点。   民警爬楼抓捕,嫌疑人紧急烧账本   见时机成熟,淮海路派出所专案小组决定收网。按照事先制订的方案,民警找来一名能出入赌场的赌徒敲门,可对方不仅不开门,还熄灭了楼上的灯。为了防止民警从电梯进入,里面的人还将电梯升到2楼关闭了电源。   为了防止对方毁灭证据,民警立即通过广告牌爬楼翻到二楼的窗户口进入,并带上2名锁匠开锁。   短短5分钟,3道紧闭的防盗门被一一打开,民警立即冲入赌场内部进行抓捕。此时,几名嫌疑人正在焚烧账本,并将其他赌徒伪装成打“掼蛋”的牌友,幸好民警及时赶到,将未焚烧完全的账本从火盆里拿出。   此次行动,民警现场抓住9名嫌疑人,并从厨房的排风管道搜出现金20余万元,缴获赌博用的机器臂一只、电脑14台。   “流水线式”经营一年赌资上亿   一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很快交代了自己开设赌场的事实。据他交代,自己从国外采购了这台高科技机器臂,只要将扑克放入机器,机器臂就会在20秒内完成洗牌、发牌动作。这时赌客可以下注,整个过程不超过30秒。   一轮结束后,赌场工作人员会重新放入一副新扑克,开始下一轮赌博,就像流水线经营一样。用了机器人后,赌徒能清楚看到整个发牌过程,从而判断机器人并未作|弊,因此该赌场迅速吸引大量人气。   民警从未完全烧毁的账本里发现,该赌场一天内的涉赌资金最多能过百万元,短短的一年从赌场过手的资金竟早已过亿元。   目前,2名主要嫌疑人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警方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处理之中。
  • 热度 16
    2012-10-12 11:18
    621 次阅读|
    0 个评论
    「在线求职求才」究竟撮合了更多工作机会,还是造成更大的困扰?在 Monster.com 、 Careerbuilder 以及各种数字人力银行与求职网站出现以前,你觉得更容易找到理想的工作吗?或者,在线求职软件常因一些无关紧要的原因而过滤掉优秀人才吗? 至少有些人是这么认为的。 事实上,美国宾州大学华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Peter Cappelli,在他所写的《优秀人才为何找不到好工作》(Why Good People Can't Get Jobs)一书与PBS中,探讨了这个问题。他指出,在线求职网站刊登的每一个职缺都吸引了成千上万名求职者,明显地降低了任何个人公平求职的机会。 「我还听说,一个只需一般条件标准的工程职位就有29,000人申请,但却没有任何人通过筛选过程,」Cappelli说,「因为在线软件的结果是──没人合乎资格要求」。 由于经济持续不稳定以及失业率攀升,许多网络上的工作信息都能收到堆积如山的求职申请书。一般公司中的人力资源系统已无力因应这么庞大的工作申请书,迫使许多公司开始采用软件先行筛选简历。 遗憾的是,由于软件缺乏人为判断能力,求职申请书常常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理由被拒绝,造成求职者与雇主「双蒙其害」的结局。 毕竟,没有什么工作找得到完美的求职者。过去,人力资源经理人透过面对面访谈以及传统的有效探问方式,通常能够根据求职者的技术与能力加以判断,找到并决定能适合该公司文化以及具有潜力的最佳人选。 而今,难怪会有这么多高科技企业都在抱怨人才短缺。透过这种机械式软件程序无情过滤履历的方式,永达无法找到未经雕琢的钻石。许多公司都声称要寻求能展现跳脱框架思考以及具有创意的人才,但如果你在在线填履历时勾错了其中一个选项,那么你的履历表可能永远到不了人资单位的手中。 《EETimes》的一位读者Frank Eory表示,「我身边在近年来转换工程工作跑道的每一个人都是经由人际网络介绍的,没听说有谁是透过求职网站的在线申请程序成功地找到工作的。」 「寻找另一份工作(即使你已经有工作了)可说是另一份全职工作。虽然我不喜欢大部份的在线申请流程,但既然已经存在了,就不可能改变。虽然软件过滤系统的确删除了一些合格的求职者,但这全都该怪系统的问题吗?企业人资单位通常提出大堆必备条件,才是造成系统盲目筛选的结果。在今日的求职市场,求职者必须为 送出的每一份申请表修订调整与重新定义其履历自传。」另一名读者建议。 事实上,也有人透过求职网站找到了好工作。署名joshxdr的读者说:「我在1998年、2000年、2003年和2009年共换过四次工作,这四次新 工作都是在在线填工作申请书而来的结果,我并未直接与这四家公司的人员接触。事实上,我将求职视为一项全职工作,因此对于一些相关的公司与产业做了许多调查研究。针对每一份工作申请,我都重新修改一次送出去的求职信与申请书。我认为,如果你够机灵的话,应该设法让这些在线过滤软件适用于你。」 另一名读者Charles J Gervasi强调,企业更希望能聘请到优秀的人才,他们较少在意薪资与特殊技能,而更重视的是找到的人必须诚实、聪明,而且具有高成就取向──马上就能 开始工作,而不必得花好几个月的时间等新人上轨道。企业通常担心找到的人根本没法把事情处理好,而影响到整个计划的进度。 因此,现在是该改变这种求才与求职方式的时候了。对于许多事情而言,因特网带来了美好的安排,但当涉及如何找到理想中的工作时,无论是雇主还是求职者,还是拿起电话,坚持并设法安排一个面对面的访谈吧!   編譯: Susan Hong (參考原文:Why can't good engineers get good jobs?,by Sylvie Barak)
  • 热度 37
    2012-2-20 09:13
    6070 次阅读|
    18 个评论
    春寒料峭, 乍暖还寒 。一则 iPad 的消息却让 i’m Sad: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 韩国代表部举行的“ OECD 政策发布会”介绍,苹果每部 iPad 的利润达 150 美元。而为产品生产基地的中国分得的利润却少得可怜,以工资形式返还给中国工人的薪水仅为每部 8 美元 ( 仅占整机的 1.6%)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中国人累死累活,年头忙到年尾,留下大量污染,浪费大量资源,最后只从中获取 8 美元。于是很多人说“硬件已死,现在是软件与服务的时代”,“硬件附加值低,对解决就业和推动 GDP 不如软件。”在这个开口“云”,闭口“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你要是多讲几句硬件的发展,人家还真说你 Out 了。   过去一年,因为工作原因,我去了全国 30 多个城市和高新技术开发区,在震耳欲聋的吃“软”饭声音中更是发现地方政府和业界在弃“硬”从“软”上的喜好和大跃进:各地大力支持软件和服务业,争相打造“软件名城”(我很纳闷,偌大个中国怎么就没有一个“硬件名城”呢?)。而在整个氛围中,对软件的关注度和扶持也像“云计算”一样到了“云端”;对硬件产业的扶持却好像“休假式治疗”。   硬件真的死了吗?我认为在解决就业,促进经济发展和转型,推动产业升级,发展战略性新型产业的新时代,硬件不仅没有死,反而发挥着比以往更重要的意义:“硬”在中国才能“赢”在中国。   以中国最大的信息产业 --- 手机产业为例,来看看核心硬件 --- 基带芯片是怎样带动人口就业和促进产业发展的。以大陆最大的手机基带芯片公司 --- 展讯为例,展讯目前大概有 1400 多员工,这其中研究生学历的大约 850 人,本科学历的大约 630 人。低学历的大约 20 人。从解决就业的角度来看,展讯这个硬件公司的贡献只是解决了 1400 人的就业问题,没有延伸到更广的人群(展讯这样的新型硬件企业人员组织架构和很多软件企业比较相似。下面会详细介绍为何相似的人员组织架构,硬件企业创造的价值要比软件企业大很多);那么再从营业额的角度来看, 2011 年展讯的收入为 44 亿人民币 (在本文发表时,展讯未公布其 2011 年年报,此处数据为作者预估。美元对人民币汇率按照 6.5 : 1 ) 。虽然这是大陆第一家销售额突破 40 亿人民币的集成电路设计公司,虽然在业内这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明星公司,但是仅仅从产值,纳税和推进 GDP 的角度来看,展讯在国内众多企业中的排名也绝对是“解名尽处是孙山,贤郎更在孙山外”。然而展讯的贡献真的这么小吗?   仅仅围绕着展讯的基带核心芯片,相关的配套厂家便有大概 1600-3100 家:屏厂,模组厂,模具厂,机壳厂,电路板厂,配套芯片厂,元器件厂,操作系统公司,软件应用公司等等。而在这些厂家里面,从业人员从小学学历到博士生,应有尽有。根据不完全统计,这些配套厂家雇佣了研究生学历的从业人员大概 24000-53000 ;本科学历的在 30000 到 67000 ;低学历的在 10 万到 20 万。(见下图)                                围绕展讯芯片的配套厂家   如果你以为核心芯片的带动作用到这已经很神奇了,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当展讯的基带芯片和周边的配套全部组装完成后,来到了更大的下游:客户。展讯目前大概有 300 家客户,而这些客户每家大概又是 50 到 200 人的规模,这其中研究生学历的大概占 10% 左右,本科学历的占 80% 左右。而当手机组装完成后,最下游的贸易商,出口商,以及相关物流,配送,检验等相关厂家更是几千家,而这几千家公司解决的大部分是本科和低学历人员的就业问题。诚然,这里面有些厂家并不一定仅仅围绕展讯一家核心芯片厂家。但是现在全球做核心芯片的厂家也就展讯,联发科,晨星,互芯,威盛,联芯和高通等少数厂家。而这少数厂家带动的确是这个庞大的产业链。据不完全统计,仅仅深圳手机从业人员就超过 300 万,而全国手机从业人员则在 500 万左右。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金字塔!   再从经济账来看,展讯的一颗芯片大概售价为 20 多人民币,也就是说去年 44 亿人民币的销售额是卖出了大约 2 亿颗芯片。而这 2 亿颗芯片最后成为 2 亿部手机。而如果每部手机按照 1000 元的价格来算,那么展讯的 44 亿人民币的销售额最终带动的就是 2000 亿人民币的手机产值!而在这 2000 亿的产值中,又能产生多少税收和经济效益呢?   在这个金字塔般的产业链中,展讯作为最顶端的一颗种子,却成就出庞大的价值链。所以展讯的贡献绝不是能用解决 1400 人的就业,和创造 44 亿人民币销售额带来的税收所能体现的。在整个庞大的产业链中:公司需要付政府房租若干元,老板需要付给工人工资若干元,工人需要付房租若干元,需要付水电煤气费若干元,需要付代理商佣金若干元,需要付物流费用若干元,需要付税收若干元,工作中产生的衣食住行若干元。而这才是展讯为代表的新型硬件企业最大的贡献。 如果把上面的若干元进一步追溯下去,就会发现硬件产业对整个国民经济的其余贡献:若干元里面的大多数肯定会从从一部分人手中转移到另一部分人手中:配件商要提供配件,毫无疑问又需要自己的人工管理房租水电物流仓储等等;供电局要供电,就需要电网建设,电站建设;物流公司要提供有保证的物流,就需要车辆,需要司机,需要付费给公路管理部门;那么下一步的,还需要筑路,需要钢筋水泥,需要 …… 由此可以看到,表面上一颗芯片,小小的几美元,骨子里需要的是一整个国家的原材料工业,能源工业,基础设施,物流网络,配套产业,市场体系的强有力支持。而回馈这个支持的就是对整个国民就业和经济发展的强大支撑。 如果讲到软件产业,不妨来看看世界上的软件大国:印度。印度软件出口高居世界第二。拥有一群围绕软件的高端产业群及精英人群。他们穿着笔挺的西装,讲着地道的“纽约”英语,喝着上等的咖啡,熟练地编写着眼花缭乱的程序。他们的产品大多外包,出口欧美。名片一拿出来,全是英语,倍有面子。但是这个产业却是几乎不需要配套支持的,这就如同漂浮于一片蛮荒之岛上的一个华丽空中楼阁。在这个楼阁的下面,空空如也;这些精英的另一面,是一大群贫穷的没有就业机会的庞大低学历人群。   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的产业太“软”了,只能为印度带来咨询,法律,金融,培训和房屋租赁等相关行业的发展。不能为那些中学学历的,没有的学历的低学历人群创造相关就业机会。低学历的人群和这些精英是隔离的,如同毫不相干的两个世界:印度低学历的国民无法去软件公司打工,也没法当司机靠拉软件谋生,也无法做软件配套的小生意,也不能去组装软件转手。而在中国,从最低端到最高端,是整个的融为一体,很多未受过高等教育的农民工,围绕硬件产业,从打工开始,逐步变成中层技术人员,或者销售人员,然后自己创业,成为老总,反过来再招聘更多人员进入这个行业。目前多少手机公司的老板是“英雄不问出处”。而硬件产业之“硬”就在于使整个就业人群有机融合在一起,金字塔的下面是坚实的地基。   “无心插柳柳成荫”,中国强大的硬件产业,也产生了自己软件产业的内在需求:中国 2011 年软件产品内销已经达到 644 亿美元。而印度没有强大的硬件产业,自然也滋生不了太多内的需求。所以目前印度的软件业中大多是外包的,严重依赖于发达国家,和自己本国的需求无关。(国内有些地方政府还在大力发展软件外包,服务外包。这样的产业除了那幢孤独的小楼里的公司和购买这些服务的公司受益之外,又有多少附加效应呢?)或许是巧合,印度的经典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正好完美地诠释了这一点:那里有百万富翁,但是周边依然是贫民窟。这是两个世界。   说完印度,再来看看美国,美国的第三产业非常发达,已经超过 75% ,远超过我国的 43% ( 2010 年)。但是美国最近却一再强调要“重振制造业”,大力发展硬件产业。奥巴马多次强调美国重振经济计划将从制造业开始,在高调宣布对硬件产业提供税收优惠的同时,还特意成立了贸易执法部门来促进美国的制造业和硬件产业。在奥巴马质问乔布斯为何不把苹果的硬件生产搬回美国的背后是美国在大力加强硬件产业,大力促进制造业的反思和举措。   诚然,软件有其固有价值,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和电商时代,软件也开始发挥其发散性,对就业和经济发展创造更大的附加值。但是在新的信息技术时代,不应该厚此薄彼,软硬有别, 而应该是软硬更紧密合作。最近很多所谓软件开发,比如针对移动互联网的 App 应用,或者 SP 服务,哪个又不是建立在硬件的基础上呢?在新时代,更多软件开发则是针对特定硬件的嵌入式开发。如果没有硬件的支撑,那些所谓的软件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   而在移动互联时代大热的全球第一高科技公司 --- 苹果,更是被 N 多人捧为软件应用和服务的典范,但在其 2012 年财年第一季度的产品比重中,可以看到软件的收入( iTunes )仅占 4% 。硬件收入占了其 96% 的销售额。而它的硬件又支撑其众多的 App 应用软件开发公司。   当然,时代在发展,产业在升级。怎样发展和扶持硬件产业也绝对不能像以前那样:建大批厂房,雇大量低学历人员,进行最低端的组装。而要解决 iPad 里面我们中国人只占 1.6% 的尴尬,在新时代也需要新思维。而这个新思维就是以“芯”为“新”。详见下篇:新时代发展高科技产业思索之二 --- 新时代 “芯”思维:中国“芯”才能中国“新”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