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英语自学全思考(第七章)

2011-3-26 17:09 1994 3 3 分类: 采购与分销

 七、其他语言对英语的影响(这章比较乏味,以引用为主,实在看不进去的可以跳过去)
    一般人总是说英语是表音文字,但是既然是表音,为什么英语单词中的字母很多情况下不发自己的本身的音呢?还有,英语为什么有这么多不规则现象?这些都是因为,英语受到各种语言的影响,所以还残留了一些那些语言的特性。这些影响,英语的借词现象最突出。当然,英语在借用外来的词汇时,有可能会对这些词汇进行一些小的改动,比如增加一些字母,减少一些字母,改变一些字母(特别是元音字母),颠倒(比如u和n颠倒,又比如前后颠倒),甚至还有讹用,听错抄错导致误用等等情况。
    一般借词有以下几种方式:
    1.纯借词。纯借词即除在语音上略有变动外,把词的音和义都从外语中搬过来的借词方式,如:psyche(精神)借自希腊文的psyche(精神),bazaar(市场)借自波斯语bazaar。
  2.混合借词。根据本族语言的特点,把借入的外来词在音、形、义等方面加以改造之后再在本族语中使用的借词方式,同化是英语借词的最主要方式。如:法语中的mouton,porc,changier被借入英语中成mutton,pork,change;China town(唐人街)中的China(中国)据说是来自汉封建王朝“秦”字的音译Chin,town是英语城市的意思。拉丁文Sighale,porta被借入英语中成为sign,port。
  3.翻译借词。翻译借词即通过翻译的方式,利用母语现有的词语,把外语中的词汇结构借用过来。如:almighty是从拉丁语 omnipotens译借过来的,拉丁语词素omni相当于英语词素all,potens相当于mighty;black hu-mour译自法语中的hummour hoir,tea译自汉语中的茶。
  4.转移借词。转移借词即借用外来语的词汇意义,但仍保留英语的形式,在另外一门语言的影响下,给现有的词的形式以新的含义,或者说,就是赋予英语中原有的词语以新的外来意义。如:英语中的gift原来并没有present的意思,只是后来受了斯堪的纳维亚语词gipt的影响而有了present(礼物)的意思。
    下面介绍对英语影响比较大的一些语言。
    1、希腊语
    希腊语成分开始是通过拉丁语作为媒介而传入的。从文艺复兴开始,英国人开始重视对希腊文学的研究,许多希腊词被直接引入英语,绝大多数是科学术语。以医学术语为例,古代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斯(Hippocrates,公元前460- 377年)留下不少医学文献,他的医学术语大多源自希腊语,如hepatitis(肝炎),neurology(神经病学),heliosis(中暑), stethoscope(听诊器)等等。人们不仅从希腊语中直接借用希腊词,而且更多的是借用希腊词的前缀与后缀,派生出几十个单词。用借入英语的希腊语前缀或后缀构成新词,表达一种新概念,是屡见不鲜的。常见的从希腊语借入的前缀:anti-(反),geo-(地),hydro-(水),micro- (小),auto-(自身、自动),holo-(全),homo-(同)等等。常见的源出自希腊语的后缀:-meter(计、表、仪器),-graph (写法),-phone(声音)等等。有些希腊语词源的外来词仍保留希腊语的复数变化形式,如:crisis→crises, emphasis→emphases,有的则按英语习惯在词尾加-s或-es,如:system,dogma,climax等等。
    英语中保留了一些典型的希腊语拼法,如发音为/k/的ch组合(chemistry、orchestra等等,因为ch在希腊语中是一个字母,h表示是送气音)、词首的rh组合(rhyme、rhetoric等等,因为希腊语中与英语r对应的字母在词首必须有送气音标志)、ps组合(psychology、psychiatrist等等,因为ps在希腊语中是一个字母)、mn组合(mnemonic等等)。此外,部分英语词汇的词尾单复数均遵循希腊语规则,如on→a(phenomenon/phenomena、criterion/criteria)、is→es(crisis/crises、thesis/theses)的变化。
    按照词汇学的观点直接借用外来语言中的词汇为本语言所服务,并保留了原有的拼写及全部或部分词义,这种词语叫loan word(外来词)。而来自古希腊神话的外来词在英语中比比皆是。古希腊(罗马)神话故事中有一些人物,要么因为具有某种典型的特征或超众的特性,要么因为有过特殊的经历,他们的名字直接转化成了英语的普通名词。转化过来的普通名词,保留了原有的拼写,其词义多为神话人物的象征意义与引申意义,这种转移或引申与神话人物的特性或经历的关系密切。同时,词义的内涵与外延均有很大的扩大,在词形未变的情况下,其词义由单一转换为多样,抽象转化为具体普通,由特指变为泛指。同时,词性的变化也表现为非单一性。语言学中词义的升华与转化在这一方面表现的尤为突出。这种直接的借用使枯燥的词汇变的富有人情味,也多了几分神秘色彩。希腊神话对英语词汇的影响真实反映到了词汇学的几个方面,从词根到词缀,从语用学到语义学,从植物名词再到天文地理。
    古典希臘語與現代希臘語有很大不同。首先,很多詞的意義是不同的,一些古詞消失,另一些有了新的含義。其次,文法方面,古典希臘語文法比較複雜,現代比較簡單。再者,在書寫方面也是現代希臘語比較簡化。這些簡化很多都是在20世紀80年代一場人為的語言統一行動造成的。實際上,由於民族複雜,也有政治、宗教方面原因,歷史上的希臘語言無時無刻不在變化。但是,古典希臘語確實是一個語言的寶庫,它包含的詞語很多帶有極其精確的含義,這種精確性又有其深刻淵源,以至於現代很多事物的命名還都是從古典希臘語中借鑒。
    名詞:古典希臘語的名詞一般有5個「格」,分別為主格、屬格、間接受格、直接受格、呼格,現代減少為3個(主格、屬格、直接受格);古代,或者現代,名詞一般都可分為三種性:陰性、陽性和中性;古代名詞還分為三種數:單數、雙數和多數,現代希臘語中雙數被廢除。除了性是一個名詞既定的(有時也不一定,有的詞不同的性時含義不同),以上的數和格都反應為詞尾變化。
    動詞:有6種時態:現在時、將來時、未完成時「當時在做」、簡單過去時「做了」,完成時「做過」,逾過去時「當時已做」。古典希臘語的動詞變換除了反應在詞尾,有的時態還要加前綴,如未完成時和簡單過去時加「ε-」,完成時和逾過去時除了加「ε-」還要再加頭一個音節的重複,當然,還有很多更細緻的規則和不規則變化。當然,動詞除了時態變化外還分為三種語態:主動、被動和關身,其中,「關身」常是指向自己的行為。語態也多反映在詞尾變化。  

    2、拉丁语
    拉丁语发音大体分为通用式和仿古式两种风格。无论采用哪种方式,基本都可以按照“一字母一音”来拼读,因而大部分拉丁语词典不会标注国际音标。另外,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喜欢按照英文的规则拼读拉丁文,比如将Caesar(凯撒)读成 SEE-zar (北约拼音)。这种英语式的发音风格对元音字母的拼读相当离谱,严肃的学习者正常情况下不会采用。
    通用式是拉丁语在罗马帝国灭亡后,在欧洲各国通用的发音风格。具体又分德语式、法语式和意大利语式,分别模仿三种语文的拼读规则。区别主要表现在字母 c 和 g 在前元音(front vowel)前是否发软音,以及如何发音。
    拉丁语的词重音不区别意义,但位置是固定的。单音节词内部无所谓轻重音。多音节词的重音位置通常不外乎倒数第二或第三个音节上,而且与音节的长短有关。音节的长短则既与元音的长短有关——含有长元音的音节一定是长音节,又与音节的构成有关——闭音节无论元音长短都是长音节。在一个包含三个或三个音节以上的词中,倒数第二个音节如果是长元音就读重音,如果是短元音,重音就移动到倒数第三个音节上。
    拉丁语的元音有a, e, i, o, u, y,发音用拼音和注音同时表示。拉丁语的元音有长音和短音的区别。长音在书写时可以加一道横线表示:ā, ē, ī, ō, ū, ȳ,念法与短音很相似。
    在古拉丁語中,字母 k 正規的用于 /a/ 前的 /k/,但在古典時期除了有少數詞之外,它被替代為 c。
    拉丁语中的 ch、ph、rh、th 分别来源于希腊语的 χ(chi)、φ(phi)、ρ(rho)、θ(theta)。在读它们的时候,h 不发音。
    r 要发颤音,也就是一连串短暂的“r”音连在一起。
s 在仿古式中永远发清音,在通用式中,按所在国本国语言的规則来读(比如在德国,因为德语的 s 在元音前永远发浊音,所以德国式的拉丁语读法也遵照此规則,在法语里,s 在元音间读浊音,故此读拉丁文亦加遵照。)
    拉丁语是个综合语,复杂的屈折变化体系构成了拉丁语语法的主要部分。这些变化通常使用在词尾添加后缀构成(外部屈折)或者变化词干的辅音或元音(内部屈折)。对于名词、形容词和代词,这种变化叫做“变格”(declinatio),对于动词,叫做“变位”(coniugatio)
   一般每个名词都有六个格的区别;更多的可以有七个,少的可能只有两个。名词的七个格是:
    * “主格”(表示主语或表语)
    * “属格”(表示所有关系,同英语的所有格)
    * “与格”(表示间接宾语或者其他间接语法意义)
    * “宾格”(表示直接宾语,也叫受格或对格)
    * “夺格”(与一些前置词连用,或者独用以表示工具、手段)
    * “呼格”(用于对某人称呼)
    * “方位格”(用于一些特定的词来表示方位)
    拉丁语名词有五种、形容词有两种变格法,每种变格法用不同的变格方式来区别上述六个格。名詞以單數屬格詞尾確定變格法。拉丁名词分阴性、阳性、中性。
    动词有人称、数、时态(现在时、过去进行时、将来时、现在完成时、过去完成时、将来完成时)、语气(直陈、虚拟、命令)和态(主动、被动)的区别。拉丁语动词有四种不同的变位法,另外还包括一些不规则动词。
    大部分规则的动词以它们的不定式词尾来区分它们的变位法:第一变位法的不定式结尾是“-āre”,第二变位法是“-ēre”,第三变位法是“-ere”,第四变位法是“-īre”。
    拉丁语对英语拼写的影响非常巨大,英语词尾的影响:以-us(如alumnus)、-a(如 alga)、-um(如referendum、datum)等结尾的很多英语词汇都源于拉丁语,因而在变复数时遵循拉丁语的规则:us→i (alumni)、a→ae(algae)、um→a(referenda、data)等等。
    英语元音在加了前缀之后变弱,是拉丁语词汇的重要现象。由于英语继承了拉丁语的众多词汇,这一特征也保留下来。最基本的规则是a弱化成i和e,e弱化成i。例如词根-cap-(过去分词词根-capt-)在拉丁语中是catch、take的意思,体现在英语里有captive、capture、 captivate等词。一旦-capt-前面加了前缀,就弱化成-cip-(对应的过去分词变成-cept-)。英语中包含-cip-和-cept-的单词有数百个,如recipient、incipient、proficient、sufficient、deficient、reception、 perception、accept、concept等等。类似的对应关系可以参考:salient→resilient(-sal-=jump)、 query→inquiry(-quer-=ask)、agenda→navigate(ag=act、drive)、 factor→beneficiary(-fac-=do)。
    拉丁语有一些形容是以比较级形式进入英语的,它们是 minor(更小的),anterior(前方的),posterior(后方的),superior(上边的),inferior(下边的),maior(更大的)senior(更老的),iunior(较年幼的,英语写为junior),prior(第一的)。
    英语固有的单词,许多没有派生能力,或者派生能力较弱,因而不能或很少能构成新词,扩大英语词汇,提高英语表达力。英语的stone(石头)无派生能力,water(水)有一点派生能力,可以派生出watery(水的)和waterer(获取饮水的人)。与water同义的拉语词aqua的派生词竟然有十多个,常见的有aquatic(水的),aquarium(水族馆)。在这种情形下,英语不得不求助于拉丁语,以提高自身造血功能。
    ch在英语里有三种读音:在英语固有词里念[t](teach),在来自法语的词里念[](machine),在拉丁语和希腊语的借词里念[k]。
    拉丁语双辅音ch来自希腊语,总是读[k]。例如,saccharin,cholera,chronic,school,stomach,trachea,conch,chloroform,chord。
    拉丁语重音规则比英语简单得多。在拉丁语里有几条重音规则对英语重音产生某些影响:第一,词的倒数第二音节里的元音是双元音,重音就落到双元音上;第二,词的倒数第二音节里单元音后有两个单辅音,重音位置则固定在单元音上;第三,以-ula,-ulum,-ulum,-ola,-olus结尾的多音节词,重音在倒数第三音节上。随着拉丁语单词进入英语,上述规则也悄悄地潜入了英语重音领域,不时地发挥着应起的作用。例如amoeba, anaemia,aorta,influenza,penisula,pendulum,calculus,parapola。
    拉丁语对英语语法影响是微乎其微的。拉丁语单词进入英语后多半接受了英语语法规则的支配,被英语化了。举几个例子来说吧!拉丁名词virus(病毒)是中性、单数、第一格,其复数第一格是viri。这个词是直接进入英语的,复数使用英语复数词尾-es,即viruses。形容词longus,a;um(长的)有性数格和级的变化。这个词被英语借用后,去掉了词尾,剩下的词根成为英语形容词原形(原级long),再加er(longer)和est(longest)便或为比较级和最高级形式。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够在现代英语里找到拉丁语法的某些残留痕迹,主要见于名词形容词。
一些以-us和-um结尾的拉丁语第二变格法名词把自己的复数词尾-i和-a带进了英语,如
cocgus(球菌,单数)-cocc-i(复数),loc-us(地点,单数)-loc-i(复数),strat-um(地层,单数)-strat-a(复数),dat-um(资料,单数)-dat-a(复数,但美国英语里作单数使用)。
    几个以-u和-us结尾的拉丁语第四变格法名词不顾英语语法规则继续使用自己的复数词尾-ua和-us,如gen-u(膝,单数)-gen-ua(复数),apparat-us(仪器,单数)-apparat-us(复数,或者apparatuses)。
在以-es结尾的拉丁语第五变格法名词里seri-es(系列)和specl-es(种类)单数和复数形式一致,因此英语词典在它们之后注明“单同复”,其理由就在这里。
    拉丁语第三变格法名词十分复杂,变格后复数形态又与原形差距很大。下面举出一些违反英语名词复数构成规则的例词:corpus(体)/corpor-a,apex(顶点)/apec-es,larynx(喉laryng-es,femur(股骨)/femor-a,formen(孔)formin-a,mare(海)/mari-a,viscus(内脏)/viscer-a,trauma(外伤)/traumat-a。
经拉丁语转入的以-on和-is结尾的希腊名词构成复数时也不遵守英语规则,例如phenomenon(现象)的复数是phenomen-a,criterion(标准)的复数是criteria,basis(基础)的复数bases。
    移居到英语的拉丁语一般形容词早已入乡随俗了,然而它的形容词不完全的比级等级在英语里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拉丁语里有的形容词没有原级,只有比较级,或者没有原级但有比较级和最高级。可能见到的这类比较级词数大约十来个,如major(较大的),minor(较小的),senior(年纪较大的,junior(较年幼的),anterior(前方的),posterior(后方的),prior(第一的)。
    3、法语
    法语的辅音字母“h”在任何时候都不发音。这点在某些英语单词上还可以看出来,比如hour(小时)。单词末尾的辅音字母通常是不发音的,除非其后跟的有元音字母或同一个辅音字母。
    法文的动词形态变化很复杂。1人称单数、2人称单数、3人称单数、1人称复数、2人称复数、3人称复数;直陈式现在时、虚拟式现在时、命令式现在时、条件式现在时、直陈式简单未来时、直陈式未完成过去时、虚拟式未完成过去时。
    法语曾经统治过英国,所以法语对英语的影响很大,大量的法语词汇融入英语。如government、judge、army、dinner、boil、art等等。有的早期的法国借字,其特色在于将这些字完全改为英文发音,因而常常辨认不出来。
    英语中有相当多的法语词汇。它们在拼写方面的麻烦主要有两个:一是词尾的辅音不发音,如debris中的s,buffet(n.)中的t,等等,记忆的时候必须注意;二是不符合英语发音规则,如chef中的ch,regime中的g,等等。此外,法语单词的特色结尾需要记住,如-aire(questionnaire)、-ette(omelette)、-eau(beau)
    现代英语时期引入英语的法语词在读音和拼写上大多保留着法语的特点:元音方面――ou,oi,eur,au,en。辅音方面――g,ch,词尾的辅音字母不发音。单词重音――总是落在最后一个音节。知道了这些读音规则,下面这些词就不觉得难念了:bourgeois(资产阶级的),rouge(胭脂),prestige(威望),avalanche(崩落),cortege。
   4、美国英语
    美国英语对古典语言拼写的处理:美国英语与英国英语在拼写方面的很多不同都是因为两者对古典语言拼写的处理不同。-our和-or的区别是一例, color、dolor、favor等美式拼法都是拉丁原文的拼法,对应的英式英语却不是。defense、license比起defence、licence来也更近于拉丁原文。反过来,在处理ae、oe等古典语言中的双元音时,美国英语往往采取简化的态度,变为单元音e,对比美式英语和英式英语:esthetic/aesthetic、maneuver/manoeuvre,等等。-ter和-tre的区别也是对古典语言中-trum词尾处理不同造成的,如center/center(拉丁文为centrum)、theater/theatre(拉丁文为theatrum)。
   5、其他
   随着早期英国对外殖民扩张和现代全球化发展的影响,英语还借进了意大利语:attitude,populace,bankrupt, milliner,belvedere,cupola,stanza,sonnet,plunder,staff,blende;西班牙语: sherry,cask,com-rade,gallion;荷兰语和德语:hawker,muff,yacht,reef,wagon, onslaught;俄语:kvass,rouble,汉语:Kungfu(“功夫”),Longan(龙眼);日语:ginseng(人参), kamikaze(神风突击队),karaoke(卡拉OK);此外,还有一些如印第安语:squaw,caribou等。其实还有很多其他国家的词汇都经过借词进入了英语的词汇。

文章评论0条评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相关推荐阅读
爱因迪生 2020-08-01 21:22
避免独家供货的理由及其控制尺度
大家都知道,在元器件选型的时候,应该避免单一品牌独家供货。有竞争才不会受制于人,这个是所有人都能明白的道理。不过细究起独家供货的理由,有更多的细节可以讨论,只有把这些理由理解透了,才会重视这件事,同时...
爱因迪生 2019-11-14 22:46
纸上谈兵的技术牛皮大王你遇过吗?
一般来说,搞技术的人是相对来说最踏实的一种人。从我多年的工作经验来说,大部分搞技术的人还是比较实在的。 但是有个别奇葩,没有干实事的真才实学,吹起牛来却牛逼轰轰。这种人半桶水的水平,却敢吹出十桶...
爱因迪生 2019-10-08 20:03
国产化替代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6,本系列完)
国产化替代选择国产品牌的时候,需要对同样的元器件各个层次的国产品牌都进行梳理,给各国产品牌都有竞争的机会,特别是如果是技术含量较高的元器件,必须把排名前列的国产品牌都列举上一起竞争。 如果没有上...
爱因迪生 2019-08-06 22:18
国产化替代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5)
你觉得推行国产化替代要搞多长时间?不要说全部元器件国产化替代,就假设把现有进口物料,通过国产化替代掉50%或以上的程度。一年够吗?觉得一年就能搞定的,估计是像战国时的赵括一样的人,只会纸上谈兵!国产化...
爱因迪生 2019-07-09 23:04
国产化替代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4)
国产化替代事涉及到企业生死攸关的事,搞不好就会因为质量问题导致公司倒闭。因此一定要慎之又慎。 假设通过前面一些因素的评估,认为企业搞国产化有必要而且是可行的,那也要先考虑好以下问题,或做好以下准...
爱因迪生 2019-06-26 19:41
国产化替代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3)
这里我要特别提醒一下,动不动就喊学习华为的企业,还是要撒泡尿照照自己,有没有资格学华为做一样的事。华为的通讯设备已经是全球第一,华为的手机全球销量第二,最主要的,华为的子公司海思的IC(集成电路)收入...
广告
我要评论
0
3
1
2
3
4
5
6
7
8
9
0
广告
关闭 热点推荐上一条 /6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