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深圳黑夜五张面孔

2020-12-5 11:13 2476 19 8 分类: 工程师职场 文集: 职场
      2020年12月3日,温度已经下降了十几度,深圳的终于正式迎来了冬天的寒冷。
      一. 科技业的创业者
      六点,夜幕开始徐徐降临,来福士广场里面来来往往的人群越来越多,大部分时尚的MM占据了半壁江山,而少数的中年大叔也会带着家人在附近闲逛,住家带小孩的妈妈也开始了晚上的行程,南油区域是深圳早期的科技和制造的片区,随着深圳经济区域的变化,附近已经演化为高档住宅区,也保留了部分的商圈功能。
      今天约见的是Z先生,985硕士,早年在知名芯片领域从事多年的销售工作,后开始创业,已经在深圳连续创业多年。我上个月已经初步研究了其创业项目,也跟业内的朋友和同事介绍相关朋友接洽。
      高科技制造,增材制造项目其实在国内大部分停留在初级阶段,简单产品的复制和生产开始应用,但是精密应用和大范围的使用还是非常罕见,未有美国TESLA等巨头开始大规模导入到传统工业替代。
      六点半,我到达约定地点时候,Z先生已经提前到了,因为夫人回老家处理家事,自己需要早晚接送小朋友。见到他时候,看起来有些疲惫,大家已经见过几次,也没有客套什么。
      开门见山的就切入正题,初创公司主要的业务是拓展市场,目前已经有初步一些通信和微波的客户达成意向,后续的客户会是汽车电子,新能源,具体目标还是有存在巨大的变数。
      创业初期,资金/客户/技术基本上构成了三大核心要素,也许目前前两大问题是困扰Z的最主要因素,生活或许得过且过已经可以,但是需要出人头地,扬名立万,确实需要付出的太多。
      我仔细的考虑了一下,跟Z就告辞了。
      深圳有多少的创业人都是早起晚归的找寻自己的未来,不得而知,总之,创业不易,且行且珍惜。

      二. 深夜食堂的师傅
      凌晨十二点左右,到了流塘附近的休闲区,太辛苦了,朋友要去SPA,个人无此爱好,就在附近准备找点吃的,路上到处都是滴滴代价小伙,寒冷的风刺的他们直跺脚,但是人生不易,也只好在风中等着酒吧里面出来的客人。
      在流塘附近,终于找到了一个日式店,就只有两个年轻师傅,简单的日式食物。小伙子告诉我,他们几乎是二十小时营业,白天三人,晚上两人,附近的人流虽然已经大不如从前,但是晚上还是有各种各样的客人会来照顾其生意。从他脸上熟悉的笑容来看,他似乎已经早就习惯了这样的黑夜的招呼,招呼着来自四面八方的陌生人,同其一起走过黑夜。
   
      三. 夜场酒吧的女服务员
      吃完东西,一点钟,在酒吧区座着休息几分钟,经济萧条,晚上酒吧里面零星的几个顾客在附近晃悠,大部分似乎是商务组团应酬的客人,零星的夹杂着学生,00后,这些荷尔蒙过剩的年轻人丝毫没有任何睡意,在肆无忌惮的来回追闹着,黑夜跟他们毫无关系,对于他们来说,现在也只是生活的刚刚开始吧,我点了一支啤酒,在酒吧外悠闲一点。
      无聊在一遍又一遍的施虐着人的内心,身边的吵闹声让我有点诧异,一个中老年大叔抄着一口白话在同酒吧女服务员在吵架,字里行间夹杂着老公要相信我,我绝对是对得起你之类的话语,而阿叔则口里口口声声我是关心你,你一定要对得起我的之类的话语。其余的我也没有心情去接收信息,也许在深圳这个城市充满了各种纠葛,利益和感情,牵扯不清。
      喝玩啤酒,我在楼梯间再次遇到了靓女,时尚漂亮的眼睛,嘴巴里面不断的吐出烟圈,电话里面还是不停的在跟对方强调我没有任何对不起你的措辞。
      深夜,身体可以入睡,也许内心可以的,很难。

      四.凌晨的滴滴司机
      凌晨两点,终于等到了朋友出来,晃晃悠悠的还要夜宵,我就给他给拒了,直接滴滴快车,早点回去。
      接车的是个操着两广和福建普通话的小伙,一上来就开始寒暄,看出来他是久经夜场,见过人来人往,简单的交谈十几分钟,司机开始有所放松,说了他最近遇到的困扰,前段时间,大领导来SZ,深圳的滴滴司机群大吆喝,要跟领导诉苦,开玩笑,生活不易,辛苦劳累。
      当天他去西丽去接一位客人,恰巧遇到区域戒严,滴滴的客人死活就不愿意从区域里面出来,而他也完全进不了戒严的区域,滴滴的考核机制让他崩溃了,作为司机是没有办法自己取消订单,客户的评价又直接影响他的经济利益,无奈之下,他只能采取原始的办法,大口大叫,很高兴的是,深圳的交警素质也是非常的高,询问情况之后,电话联系滴滴客户,通知对方取消了订单这才完结。
      滴滴司机是有在线运行时间要求的,如果达不到,其经济收入会收到巨大的影响,常年在车里面跑的年轻人也许还可以,但是个别身体素质一般的,中年人,或者有基础疾病的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我也是听到他将群里的一些趣事和心酸都说了出来。互联网经济和共享经济,其背后是什么?真的是创新精神还是算法剥削。

      五. 凌晨三点的美团小哥
      回到客人住所已经两点半,遇到了对面楼的南山科技园刚刚下班的码农,好久不见,大家打了个招呼,最近客人要上线一个项目,催得已经是疯狂到顶了,他们也只能硬撑着。
      我客人朋友说饿了,夜宵真不方便,我只好安排美团给他点了一个外卖,下单之后,预计到达时间三点十分钟,我以前从不吃外卖,也从来不知道美团还有凌晨的外卖。
      半个小时之后,夜宵真的如期而至,外卖小哥似乎已经冻得嘴唇发紫了,我简单得说了声谢谢,看着他远去得背影,心里有点发慌。
      小哥们不是美团的正式员工,路上得交通意外,深夜意外其实他们得保障是很少的。
      现实是我们的实体经济,制造业收到了巨大的冲击,电商和互联网包装后的经济,就是让更多年轻人进入这个行业,但是他们保障很少,远远没有什么合理的情况,只有用身体血汗去换金钱。
      一些极端的案例不再细数了,也许会带来负能量。

      活在深圳的年轻人,中年人,也许光鲜亮丽,也许蓬头垢面,到底有多少滋味,也许只有自己知道。
      年轻的背后是活力,是青春,是奋斗,是努力,是持之以恒。
      而城市给予的是什么,回报的又是什么。
      透过黑夜的迷雾,我们看得到是深圳的未来吗?香港还是新加坡,还是其他呢。
        

作者: 天涯书生, 来源:面包板社区

链接: https://mbb.eet-china.com/blog/uid-me-169603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未经本人允许,禁止转载!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赞赏支持
点赞 19
赞赏0

文章评论6条评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天涯书生 2020-12-25 14:27

自做自受: 呵呵,深圳的未来既不是香港更不是新加坡而是大湾区。深圳资源已尽,恰逢全球以芯片为代表的旧材料科技应用没有什么可玩的了。深圳创业是资金/客户/技术基本上构 ...
深圳的优势远远没有媒体吹的那样厉害了。

自做自受 2020-12-21 21:33

呵呵,深圳的未来既不是香港更不是新加坡而是大湾区。深圳资源已尽,恰逢全球以芯片为代表的旧材料科技应用没有什么可玩的了。深圳创业是资金/客户/技术基本上构成了三大核心要素,而不是技术/客户/资金,可见深圳早就是在玩钱了,实体制造业早就没了,不好听就只能是空手套白狼了,套来套去到自己,没得套了。有了大湾区,就有得套了,继续玩钱,毕竟深圳没有花钱的科学而只有赚钱技术。

旋律 2020-12-11 16:19

每日签到,证明我来过

yzw92 2020-12-7 06:47

每日一签

简单qqq 2020-12-6 18:19

深圳

我的果果超可爱 2020-12-5 17:06

这些人能挣几个钱啊
代持我排队买个楼,直接五百万啊
你炒个菜一辈子也攒不下来啊
深圳挣钱深圳花,一分别想带回家
(分清友军,再开火啊)
相关推荐阅读
天涯书生 2020-12-17 23:15
互联网巨头的良心PK资本的贪婪
      最近我们看到人民日报对互联网巨头的点评,是资本的贪婪还是企业发展选择的无奈?      互联网企业的道德底线在哪里?企业伦理是否...
天涯书生 2020-12-13 22:53
深圳,下一站幸福
       起初,年少轻狂的我们,风尘仆仆,屁颠屁颠的来深圳,都是抱着改变人生,改变命运的心态,或许牛逼的会有改变世界的豪气;    &n...
天涯书生 2020-11-23 22:44
致青春:天堂向左,深圳向右。
       2005年,在看透了广州的专业枯燥,爱情无望,耳边总有一种声音:深圳是外来者的天堂,是年轻人的天堂,是梦想实现的天堂。    ...
天涯书生 2020-11-12 21:19
从Oppo和Vivo的迷惘反思中国企业发展困境
      在中国的手机市场上,有两个比较另类的存在,就是OPPO和VIVO,长期被描述为厂妹机的两者已经越过了Low的年代,而市场份额走高的同时,遭遇整个手机行业下滑的...
天涯书生 2020-11-08 12:34
从惠普,GE和思科的困境看企业创新的生死存亡
          2013年9月13日,惠普被正式剔除出道琼斯工业指数,一代硅谷的传奇落下帷幕。       ...
广告
我要评论
6
19
1
2
3
4
5
6
7
8
9
0
广告
关闭 热点推荐上一条 /8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