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和德国工程师相处的日子 - 2

2012-5-28 08:39 10376 5 18 分类: 消费电子

一番辛苦后到达目的地,终于见到了第一个联系人:项目组经理乌维。

 

乌维的形象很接近我想象中的德国人。个头高挑,身材匀称,显得很干练。如果配上一身军装,肯定是电影中那种派头十足的军官形象。不过现在他只是个工程师。不知是语言的关系,还是性格如此,他讲话很慢,总给我一种错觉,好像是别人在讲话。

 

和乌维谈了一番情况后,发现与我原来预想的相差甚远。首先是我在这里见到的每个人都十分客气,全无我所担心的不理不睬。此外他们对我此行的目的的理解也截然不同。按照他们的考虑,是因为他们人手不够,我帮忙来了。虽然说我们介入这个项目,在公司范围内是有帮忙的意思,可这和原来所说的情况是满拧啊。

 

我表态说,帮助他们完成一部分工作没有问题,并根据他们列出的内容指出哪些我们可以立即着手进行,哪些需要他们提供条件。同时婉转地提出要更详细地了解整个项目情况,以便在北美分部开展相应的工作。

 

乌维马上现出十分困惑的表情。显然,他并不了解全部内情。面对这种情况,我不好说的太多,一是拿不准是否还有其它我所不知道的背景,二是实在有些不忍心。看来,要摆脱这种尴尬的处境,只能通过其他途径了。

 

到警察局吃饭

 

写完这个题目,都觉得脖子后面有点儿发凉。

 

都知道网上传说的被GA请去“喝茶”是什么意思。您这儿和着又升了一级,改“吃饭”了!难不成在哪儿不守规矩犯事儿了?

 

那倒不是。咱走到哪都是良民。我说的真的是吃饭。

 

刚到德国公司的第一天,一上午都在和乌维谈情况,了解日程安排。转眼间,就到了中午的饭点儿,这时才意识到,这顿饭还没着落呢。原来曾想,公司在此地有几百人,好歹总该有个餐厅之类的地方。谁知根本没有那么回事。员工中午吃饭只有两个选择:自己带饭,或去外面的饭馆。另外有个餐车每天来送饭,不过需要头一天就预订。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这些选项对我都不适用。虽然有个GPS,可要靠它找吃饭的地方,可能还得费点儿功夫。正在犹豫,乌维向我建议说,附近有个餐厅可以解决午饭问题。我一听,正好,那就是它吧。

 

说是附近,可不是出门一拐弯的地方。乌维和另一个工程师带路开车,七扭八拐地,眼看着就进了市中心。跑了大约十几分钟,最后在一片楼群中停下。老式楼房,石板铺路,看得出来这是一片老社区。据乌维说,这些楼的年代都在百年以上。三四十年的房子在这儿算是“崭新”的了。房子虽然老旧,但维护的很好,绝无墙皮脱落,玻璃破损的情况。看着走近的这幢建筑,气势高大,但怎么也看不出像个吃饭的去处。门口停着一排警车,墙上挂的牌子虽然写的是我看不懂的德文,但“警察”这个词好歹还能分辨出来。

 

不是说吃饭吗?怎么给带局子里来了?不会是“诱捕”吧?!

 

身边的两位毫不犹豫地往里走,看来没有走错。进了楼里,透过半落地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办公室里面的情况。出来进去的人都穿着制服,不是警察又是什么?走在大厅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好像此行的目的不是吃饭,而是成了某个地下抵抗组织的成员,被两个盖世太保押着去过堂。

 

楼里有电梯,但显然没什么人用。上来下去的人都爬楼梯,这和北美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那边儿的人哪怕是上一层楼也得坐电梯,懒得邪乎,弄得满大街都是胖子。一口气爬了四层,到了一个大厅,总算看到了吃饭的地方。

 

大厅里窗明几净,摆着一些简单的桌椅供就餐用。门口有一个极简陋的柜台,几个大妈在忙着收钱。吃的东西只有三种,一盘一份,标的价钱分别是三,四,五欧元多一点。看来这就是这顿要吃的了。

 

虽然一起来吃饭,但饭钱还要自己掏,因为这只是“带”我来吃饭,不是“请”。我要了五块多的那份,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因为样子看着还顺眼些。两位德国同事则不约而同地要了最便宜的那一份。

 

吃饭的过程中我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怎么跑到警察局来吃饭?这儿有什么特别吗?但得到的回答却是很简单:因为这儿便宜。乌维说,一般情况下还是都愿意离警察远点儿,但吃饭这个事儿可另说。这个餐厅服务的对象虽然主要是警察,但也对其他人开放。这儿价钱比一般饭馆便宜,吃的也还说得过去,于是就成了附近一些上班族解决肚子问题的选项之一。看看饭厅里吃饭的人,的确什么样的都有。看来对这儿的人来说,吃警察局的饭,不是件十分恐怖的事情。

 

由这次吃饭也可看出,与北美那边张扬浪费的生活方式相比较,德国同行们更为节俭。在这方面和中国人有些类似(当然,这说的是咱们花自己的钱的时候,花公款的时候就不能算了)。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和他们接触多了,对他们的生活水准也多少有些感觉。工资待遇自然不好问,但从一些小事可以看出,至少我接触的几位的收入恐怕比不上北美的同行。而这里的物价和税收都远比北美要高啊。联想到公司现在的主要财政收入都是来源于他们的工作,实际上是他们在养活我们。我们还真没什么资格指责他们。他们也有老婆孩子要照管,房子车子要操心啊。对工会的那些所作所为,似乎也少了些厌恶,多了些理解。

 

警察局的这个餐厅后来再也没去过。到不是因为和警察有什么过不去,只是因为哪儿的饭实在是不好吃。

 

 

文章评论13条评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tanranl_259374425 2013-1-30 19:39

好文,再顶

visitor_251768931 2012-7-3 09:46

文采好,可以去写小说了。

linuxhru_262407420 2012-6-15 10:27

文化不同的吸引力实在太强悍了 这就是所谓的异域风情啊

wupengxiao2005_939103440 2012-6-6 13:19

继续关注中啊,呵呵

xin.wang5_103760878 2012-6-5 19:38

期待博主继续的文章,我也在德国做工程师,斯图加特,德国工程师的待遇不算差的,在欧洲是首屈一指的,对于文化不同带来的冲击,我蛮有兴趣继续听听博主的感想。

jians.l08_250913784 2012-6-2 00:07

你别说,一时间真有本末倒置这种感觉

cntianyun_675738046 2012-6-1 08:44

文采好棒 感觉跟小说似的

csuwei_929597419 2012-5-31 11:24

楼主入错行了O(∩_∩)O哈哈哈~

guohongguang2011_678918201 2012-5-29 22:13

有意思

6434035_711395938 2012-5-29 15:54

德国工程师的收入的确是不怎么高
相关推荐阅读
jians.l08_250913784 2015-07-28 16:54
硅谷游记 - 3
朝圣的最后一站来到了苹果公司。严格说来,苹果不应该算是“新贵”。这个诞生于七十年代的公司是与微软同时代的老资格运动员了。它有过八十年代颇为出彩的时代,也有过九十年代几乎被人遗忘的落魄时光。如今它则...
jians.l08_250913784 2015-07-08 10:23
硅谷游记 - 2
朝圣的第二站到了Google. 这个九十年代以来崛起的巨人今天几乎参透到了它能到达的每一个领域。它几乎就像一只螃蟹一样,到处横行,让那些传统企业每日里担惊受怕,不知哪天它就来到了自己的地盘,砸了自...
jians.l08_250913784 2015-06-28 12:02
硅谷游记 - 1
刚刚去了一趟旧金山, 顺便到硅谷一带走了一趟。虽然在位于硅谷中心地带的思科工作了多年,但工作地却是在渥太华。来过硅谷几次出差,来去匆匆,并没有机会细看。这次来看看那几家名声显赫的硅谷新贵,有点儿朝...
jians.l08_250913784 2013-12-17 11:56
Nortel - 一个贵族的兴衰 10.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2001年,Nortel的首席财务执行官Frank Dunn从John Roth手中接过了总裁的位置。 Frank Dunn一上台,就对Nortel采取了一系列拯救措施。经他的手,Nor...
jians.l08_250913784 2013-12-16 11:48
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Nortel - 一个贵族的兴衰 之十)
2001年,Nortel的首席财务执行官Frank Dunn从John Roth手中接过了总裁的位置。 Frank Dunn一上台,就对Nortel采取了一系列拯救措施。经他的手,Nor...
jians.l08_250913784 2013-12-10 10:38
Nortel - 一个贵族的兴衰 9.风雨飘摇
还在Nortel的鼎盛时期,其实就已经有了一些不祥的苗头。 在那一段时间,一方面是有关高科技行业里一个又一个的暴发的神话,另一方面,又是不断听到的各种裁员重组的新闻。各种消息喜忧参半,让人有点...
广告
EE直播间
更多
我要评论
13
5
1
2
3
4
5
6
7
8
9
0
广告
关闭 热点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