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oser

  • 645 主题
  • 679 帖子
  • 6676 积分
  • 身份:LV6 初级工程师
  • 论坛新秀 灌水之王
  • E币:3002

国外码农实战总结:如何靠GitHub打赏年入十万美元?

2020-7-7 14:46:45 显示全部楼层
选自calebporzio
机器之心编译
参与:张倩、蛋酱
如果提到靠打赏生活的人,我们首先想到的会是主播。但现实情况是,码农也可以。这位活成主播的码农名叫 Caleb Porzio。
在过去的一年里,他靠 GitHub 项目的打赏赚到了 10 万美元。在这篇自述文章中,他分享了自己靠 GitHub 项目赚钱的经历和技巧。
Caleb Porzio 发推庆祝自己靠 GitHub 打赏(GitHub Sponsors)赚到了 10 万美元。
GitHub Sponsors 是 GitHub 2019 年 5 月份推出的一个功能,允许 开发者通过自己的项目获取报酬。
全职开发转自由职业,是怎样一种体验?以下是Caleb的故事。
我要分享一下自己走上自由职业的经历。
2018 年是我做全职开发的最后一年,当时我的年收入大概是 9 万美元。
嗯,虽然说现在开发人员的薪资水平比较疯狂,但 9 万美元对我来说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了。再加上我妻子的收入,以及「胡子主义」生活哲学的指导,我们可以省下很多的钱。
2019 年 1 月 11 日,我离开原来的公司开始「休假」,想要换种心情,做自己想做的一切。几个月后,我正式开始了自由职业者的生活。
「休假」期间,我读到了这篇文章:《Phoenix LiveView: Interactive, Real-Time Apps. No Need to Write JavaScript》,并从中受到启发。我发现自己也可以做出类似的成果。
当时我还发了一条推特:
「决定开发一个类似 Laravel 的东西。我感觉这可能是个重大改变。」
现在看来,这确实改变了我的生活。
也是在这一天,我的「休假期」结束了。我完全被这个后来叫做 Livewire 的项目迷住了,并开始全身心地投入于此,这种沉迷一直持续到现在。
我也创建了一个非常流行的 JS 框架,叫做 AlpineJS,目前也是由我在管理和维护。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做开源软件不能完全养活自己,所以我也接过一些小型的代码指导方面的需求,让 2019 全年的收入维持在一个稳定的状态。
这张图是我 2019 年通过自由职业方式获得的收入:
我的收入减少了 7 万美元,看起来是比较冒险的举动。但我知道,如果此刻不开始做这件事,以后可能就更没有机会了。
一路走来,有很多好心人联系我,询问他们是否能够提供项目上的帮助。比如这种:
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更新 Patreon(一个众筹创作网站),那里会有一些人每个月给我五美元。如此也很好,但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然后,我发现了 GitHub 的打赏功能,把项目直接托管在 GitHub 上即可。2019 年 12 月 12 日,我成为了 GitHub Sponsors 的一员。
这是我的第一个打赏者,Brian,谢谢你!
迄今为止,我已经从 GitHub sponsors 那里收到了 2.5 万美元打赏金。
直到撰写本文时,我的 GitHub 年度打赏金额已经达到了 112680 美元。
是运气,还是实力?我有点不敢相信我在开源社区里做开源软件,赚的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掐我一下,我是在做梦吗?
是因为我开发的软件太过优秀?让 535 位开发者每个月都打赏我 14 美元。不管怎么说,继续努力吧!
接下来,我想分享一些过程中的经验,希望能帮到也想从事类似开发工作的人们。
通过 GitHub 打赏赚钱的三个阶段
阶段 1:热心人士
最初,GitHub Sponsors 是一个让忠实粉丝能够资助他们所支持项目的平台。这些人的数量,和真正使用软件以及从中赚钱的人数比起来,并不算多。
基于开源的前提,人们本来就可以免费获得该软件。所有收入完全是来自那些友善热心肠的人们。
首先,非常感谢这些人。然后我们谈谈第一个高峰是怎么到来的。
阶段 2:打赏软件
这个阶段,事情开始变得奇妙。
当时,我和我的兄弟 Daniel 录制了一期《No Plans To Merge》。在思考如何将其变现时,我们想到了一个新颖的想法:「打赏软件」。
它的工作方式如下:
创建一个很棒的软件;
使其仅对打赏者开放,直到你积累了一定数量的打赏者;
然后将项目开源给全世界。
这是一种双赢。效果很好,几天之内我的收入就增加了 1.1 万美元。
我另外一位朋友 Nuno Maduro 最近在他的 Pest 项目中复制了这一方法,同样取得了成功:
这种方法很棒,但是需要不断地提供新的想法,所有的这些都将成为我必须持续进行的项目。长远来看,我需要更合理的东西。
阶段 3:教学视频
我得到的大部分打赏金都是这个阶段来的:
这里边有什么秘诀吗?答案是:录制教学视频。
构建有用的软件是一回事,但教别人怎么用完全是另一回事。
我尽力创建高质量的文档,但总有人需要更加高级的内容。
为了满足这些需求,我录了一系列教学视频。在这之后的三个月里,我的总收入从 4 万美元涨到了 10 万美元以上。
我在文档的适当位置嵌入了这些视频的链接,以帮助大家找到它们
几个星期之后,我又为 GitHub 打赏者专门建立了一个「私有」的视频小组:
这就是我的秘诀(为了做到以上这些,我利用 GitHub 认证构建了一个 Laravel app 来调用 GitHub API,以验证用户是否为打赏者)。
现在,那些看免费视频的人自然会遇到这些「私有」视频,如果他们喜欢前面那些免费的内容,他们就会给我打赏来获取后面的视频。
每次有新特性出现,我都会放出一批新视频。此外,我还会给每位打赏者提供访问每节课源代码的入口。
在 90 天的时间里,我的年收入增长了大约 8 万美元。
现在我有了连续的收入,不用再将所有时间都花在课程发布上了。我将用空出来的时间继续开发这个软件,同时放出新的视频。
如何通过打赏赚更多钱?
实力是第一位的
要做到靠打赏谋生,首先离不开日益月累的磨练,你做的东西要真正有用才行。我把我所有的一切都投入到工作中,这点没有捷径。
你可以发现,我在一个开源项目中全职工作了整整一年才看到收入。能得到人们赞助的工作必须是高质量的,而且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
积极寻找用户
你可以在网上创建最伟大的工具,但如果没有人关注,再伟大的工具也无法为你带来收入。因此,找到用户是赚钱的关键。在这方面,你的 Twitter 粉丝和邮件订阅者都是潜在的挖掘对象。
打赏金额设置不要太保守
很多 GitHub 开发者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在初级打赏设置中写的钱数太少。
如果打赏者能选 1-5 美元 / 月,谁还会选更高的打赏金额。
我很早就意识到,如果我真的想做这件事,只有 5 美元的打赏肯定是不够的,所以我后来涨到了 14 美元。
给打赏等级取一个好名字
在给打赏等级取名的时候,记得取一个能描述打赏者类型的恰当名字。
举个例子,对于一个高级打赏等级来说,它的标签应该是「The Agency(代理)」或其他能够暗示一个公司应该给予高级打赏的标签,而不是「Platinum(白金)」这种模糊的说法。
这样一来,人们看到这个标签首先想到的会是:「我的用途到底属于哪一类」,而不是:「我每个月要花多少钱」。
不要羞于谈钱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一直认为谈钱是不礼貌的,但其实这是一个谎言。有一次,我一股脑涨了 1 万美元,因为一个合作者告诉我他们都赚多少钱。在得知他们的收入情况后,我对自己的要价感到心安理得。但如果他们不告诉我这个情况,什么都不会发生。
透明是一个健康的现象。
我不会隐瞒自己的收入,因为别人也不对我隐瞒他们的收入,这让我从中获利。
即使他们赚的比我多得多,我也不会感到心痛或想分一杯羹。相反,我只会感到激动和鼓舞。我希望其他人也能保持这种心态。
直接告诉别人你完全依赖这笔钱生活也没什么不礼貌的,而且这笔钱帮你打造出了人们每天都在用且从中受益的软件。
不要因为赚了很多钱而感到内疚
我一直都在提醒自己,我不是一个码农传教士。如果我的打赏收入超过了平均生活水准,那也不错。我经营的也不是非营利组织。
我的收入和我的软件所带给别人的价值成正比,这没什么问题。
我做的不是什么神圣的工作,那些软件是企业拿来赚钱的,他们从中牟利,所以我从中赚钱也是 OK 的。
网友:我也能这么做吗?
Caleb Porzio 的这份经历也引起了许多开发者的关注,讨论最热烈的问题是:在我的国家或者地区,这个方法行得通吗?
「看到这些,我为自己国家芬兰的法律而感到难过。我们有一项名为筹款法的法律,其中规定,要想收取捐款(即无任何回报的支付)必须获得许可。这个许可证是付费的,而且不发给个人,只授予非营利活动。」
这就意味着,如果你在软件项目上看到捐赠按钮,并且该笔资金流向芬兰人,这个过程是违法的。
所以这位芬兰的开发者表示,他自己托管了一个免费项目,为此不得不成立一家公司(独资经营)并出售一些其他的东西,以便从服务中获利。即便人们有捐赠的意愿,他也不能「合法地」接受这些钱。
有人表示,在大多数西方国家都有类似的规定。因此,对于这些国家的人来说,自由职业虽然「自由」,但也同样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管理琐事。
但在美国,这种做法的门槛要低得多。「如果是在美国的话,你可以作为个人接受无偿礼品,也可以作为个体经营者接受营业收入,无需额外注册什么。与往常一样,你需要精确缴纳税费,包括预扣税。」

最新评论

楼层直达:
我要评论
0
3
广告
关闭 热点推荐上一条 /5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