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oser

  • 695 主题
  • 730 帖子
  • 6990 积分
  • 身份:LV6 初级工程师
  • 论坛新秀 灌水之王
  • E币:3148

华为28年老兵,单板搞不定就去找她!

2020-7-8 11:59:43 显示全部楼层
21岁时的她,从没想过自己可以在一个岗位上干28年。
无论外面的世界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所在的华为公司发展的快或慢,也无论身边的人走了一茬又一茬,她一直默默无闻地做好本职工作。她就是无线网络产品质量与效率部的焊接员——陈雪。
1
此焊工非彼焊工
提起焊工,很多人脑海中浮现的大多是五金店或施工现场,一只手举着金属材质的护目镜,另一只手拿着喷着蓝色火焰的焊枪,伴随着作业火星四溅还发出阵阵“呲呲”声的场景。而当陈雪领着我们走入她的操作间,看到的却是井然有序的操作台和整整齐齐的器件柜。

实验室焊接员是华为公司在创立之初就设立的一个岗位,不同于上面描述的传统意义的电焊,也不同于产线上的焊工,它专门服务于各产品线的研发部门,协助完成产品调测、问题定位等场景的焊接、改板操作,看似不起眼却不可或缺。公司早期研制的多款产品,大都是由焊接员从光板焊起,对照着BOM清单和电路图,成百上千个大大小小的电阻、电容、晶振、芯片等元器件,一个挨着一个按照要求焊接成一块块单板,研发取回继续进行研制和调测。
她回忆起求学和入职公司的场景,笑言很多大佬当年都来找她焊过板子。在那个时代,她是家里五兄妹中唯一通过读书拿到文凭的一个。上学的时候,她自己组装完成了一部简易的收音机,一到休息时便拿出来听,简直爱不释手!毕业后,与大多数来深圳弄潮的人们一样,满怀激情,在简单的行李包里装着刚学完的焊接技能证书,来到这个改革开放的城市,寻找自己的梦想。
陈雪最开始在蛇口的一家电子厂上班,刚上了一个多月,一个朋友跟她说“华为正在招焊工,你要不要来试一下?”“华为?”带着一脸的疑惑,1992年7月31日,在面试的当天她就被通知来公司上班,成为一名华为人,在开发部做焊接员。
早些年,条件尚不完善,焊接环境非常艰苦,只有一张简陋的操作台和一把国产简易型的电烙铁,与研发同事挤在一个实验室里。焊接操作台几乎没有什么防护设备和防护措施,每次高温电烙铁与焊锡丝接触时,刺鼻的气味就会扑鼻而来,一天下来,鼻孔里满是黑烟,夜里躺在床上,闭上眼,仍觉得眼睛酸痛难耐,泪水直流。
如今公司焊接岗位的操作环境和工具装备有了很大的改善。焊接房里安装了排烟管,配备了烟雾净化器、空气净化机,设置了有铅无铅的操作区,焊接工具与设备都采用了进口材料。焊接操作流程也更规范,操作时须佩戴口罩、静电腕带,穿防静电服等。除此之外,公司每年还会进行EHS环境审查、安排焊接员参加职业病体检,身体健康有了保证,陈雪也能更安心地工作了。
2
协助研发完成业务交付是她的初心
焊接工作是比较艰苦的岗位,在研发领域又是服务性质,需要认真踏实、心细手巧,从事这项工作的人越来越少。这些年,她目睹了不少入职不久就换了新岗位的同事,也看到很多比她资历浅的同事走上了管理岗位。曾经有很多人问过她“陈姐,你在这个岗位上干了这么久,做焊接工作又这么辛苦,提薪晋级又难,为什么不换个轻松一点的岗位呢?”
说实话,哪个女人不爱美?哪个姑娘不渴望浪漫的生活?谁不想换个更体面、环境更好的岗位呢?她也曾动摇过,但每当遇到研发同事技术攻关,拿着单板找她焊接时的紧急情形,想到他们又要加班加点的调试赶进度,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协助研发的兄弟姐妹完成业务交付不就是她的职责所在吗!
她还记得第一次手工焊接表贴类芯片时,由于是第一次接触,经验不足,将定位的芯片方向看错,在管脚的里面有两个管脚出现连锡短路,结果在上电调试时发生烧板。当研发同事把烧坏的板子拿给她返修时,她难过得地几天吃不下东西也睡不好觉,差点浪费一块单板不说,还造成单板调试时间的延误,利用不多的空闲时间认真回顾操作流程,找到疏漏之处,刻苦锻炼自己的目力和焊接技术,每次焊接前、焊接时与焊接后都认真核对和反复检查,确保万无一失。
从最早的开发部到传输业务部再到无线产品线,一代又一代的老员工对新员工说“单板搞不定就去找陈姐”,当新老同事们手里拿到她用电烙铁绘制而成的单板,满脸笑容离开时,她心里充满了自豪感,她感受到一种被需要、被认可的感觉,感到自我价值得到了实现,更坚定了自己把焊接工作做好,把焊接技术练精的决心。
在2000年参加研发体系焊接操作技能大比武中荣获第一名的好成绩,由于她精湛的技术和认真的工作态度,2001年作为优秀员工代表被点名出国参加公司在阿尔及利亚的参展活动。她还多次被公司评为优秀员工,派往全国多个省市执行对网上故障单板的维修任务。

2001年阿尔及利亚参展
3
练就金刚钻,敢揽瓷器活
随着科技的发展,新产品不断开发,单板已从简单的插件元器件发展到表贴元器件,从低层板到多层板,从双列直插式封装(DIP)、四列引脚扁平封装(QFP)/塑料扁平组件式封装(PFP)、到球珊阵列封装(BGA),再加上器件的不断小型化,单板焊接的难度越来越大,对焊接技术的要求越来越高。其中无线中射频的一些单板可能算是研发体系中难度最高的,面积大且厚重,有些阻容表贴元器件长宽高的尺寸已经缩小到0.5毫米以内,仅靠一双肉眼、一把电烙铁和一个镊子完成这样焊接操作经常会让人感觉头昏眼花。
为了在焊接事业上持续做出成绩,她与时俱进潜心研究每一代芯片封装工艺的焊接方法与技巧,利用网络查找最新的焊接技术知识,了解当前单板技术的发展状况,不断提升每一次焊接成功率已成为她每天的工作习惯。
对于焊工来说,电烙铁就像士兵手中的枪,一个不会熟练掌握手中武器的士兵是打不好仗的,再好的理论、再高的技巧都体现在焊枪点燃焊锡接触焊脚的一瞬间。她利用工作之余练习抓电烙铁的手势,控制温度、力度、速度和准确度。力求做好焊接单板时电烙铁的“稳、准、快”。稳,就是指抓烙铁的手要稳,不能抖;准,是指焊接时,烙铁头的嘴要找准焊接点;快,是指焊接速度要快,收放自如才能保证焊点的圆滑。
以“稳举例来说,她每天都要抽空进行抓握电烙铁灵活运用的练习:把握烙铁头的嘴角刚好离操作台上一张白纸的上方3毫米处熔锡丝,不能再低一毫米,一旦低了,雪白的A4纸就会立即被高温焊头烤焦变色,也不能再高,再高就起不到练习的效果,保持这个高度和姿势十分钟,做到手不发抖,纸上不留发黄的痕迹。要知道,常人站立状态把两臂伸直,手里啥也不拿,保持水平姿势纹丝不动,很多人几分钟后就会感觉双臂酸痛就垂了下来。这样通过不断地练习,电烙铁已成为她身体细胞的一部分。

练习抓握电烙铁灵活运用的场景
每年,她都会结合新单板、新器件的特点,有重点地加强技能的训练,熟练使用各种焊接工具,不断改进焊接操作流程和技巧,做到指哪打哪,弹无虚发。二十八年来,经她手中焊接的单板数量累积超过15万套。
2013年至2015年,由于某产品网上单板出现DDR芯片失效问题,全国各地多个地区返回单板更换DDR芯片。三年时间里,她完成了北京、成都、广东、太原等地区网上单板更换DDR芯片10000多片。在她的烙铁下精心“绘制复出”的单板在全国各地的通讯设备中正常运转。

在无线的这些年,她见证了无线产品从起步追赶到超越。2016年至今,射频模块每年都有多个业界领先的新产品投板开发,有的单板焊接难度很高,其中有4种大面积的单板上,BGA类的芯片非常难焊,由于该板是多层镀金,芯片的管脚非常短,芯片的中间接地散热慢,周围的器件封装小,布置紧密,新旧器件不易卸下与安装,使用拨焊台手工表贴不容易操作。遇到这种情况最可靠的办法是拿到生产线用表贴机器操作,可生产线不可能频繁被打断,因此每次都要排队很久,调测进度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尤其是去年516之后,基站平台松研分部多个BCM项目并行开发,这项独门绝技可以说是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她也连续几个月不辞劳苦,完成繁重的芯片交叉焊接工作,保障多个BCM项目快速完成硬件调测,为“飞机补洞”节省了宝贵时间,为此基站平台部专门为她颁发了“协作之星”奖。
她学习工匠精神,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在她眼里工匠精神就是敬业、责任和技术的组合,希望自己做一个能在单板上作画的工匠。在这个过程中,只有将自己的心血倾注其中,专注、沉静于一个领域或一门手艺上,才能从不断地攀登中得到自己的乐趣,守住自己的初心。
本文来自《华为人》

最新评论

楼层直达:
我要评论
0
5
广告
关闭 热点推荐上一条 /5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